第一次興起想自己寫同人文的衝動,全是因為蘭陵王這個爛結局……悲劇就算了,可不可以不要悲得這麼莫名其妙,實在難以接受啊! 想著想著就來寫了…XD!

寫文主要是彌補我自己看戲的遺憾,所以故事不脫原來主軸,但細節與結局(自創劇情)將會不同,文筆亦為在有限時間闡明劇情,務求平實流暢,但不會過於唯美花俏的文字,嫌棄者勿看。

本人是支持邕舞派,所以寫文結局一定是雪舞與宇文邕在一起,誰叫曉東皇上完全是我的菜啊~深情霸氣外,既聰明又果斷,還萌到最高點(尖叫!)。

倒也不是討厭蘭陵王,只是對於他的婦人之仁、優柔寡斷有些感冒(某句「愚忠」罵的好啊!),還有那幾集招怨的「鄭兒大鬧蘭陵王府」………。

其實我還比較喜歡重生後的蘭陵王呢!相對起來比較有堅定的意念,對於惡人(例:祖珽)也能果斷痛下殺手,早這樣不就好了嗎?明明也是個好男人,只能說,編劇真的跟王有仇啊!

 


 (**本文為kate創作之同人文,非經同意請勿轉貼,嚴禁盜文抄襲)

  

故事開始於從宇文邕冒著生命危險,從馬賊手中將雪舞救了回來……

第一章 馬賊

在奴隸市場中,宇文邕掀開蒙布,看見此女子的確是朝思暮想的楊雪舞,心中興奮不已,但臉色仍是淡定。他面無表情將火龍夜明珠交給對方,轉頭一把抱起楊雪舞便上馬離去。

他在馬上以手臂護住尚在昏迷的女人,驅使馬兒頭也不回地直線行走,只想儘速離開這是非之地。不料馬兒才走出市集外幾百公尺,便被一大群馬賊團團圍住。

「我不是已將火龍夜明珠交給老板,怎麼?這買賣不做了嗎?那便將珠子還我,不過這女子已經是我的人,休想將她帶回!」

宇文邕望著這一大票來意不善的馬賊,一心只想護著雪舞的安全。 馬賊頭目以一雙賊眼打量著宇文邕全身上下,臉帶狡獪地說:「沒什麼,只是覺得公子家財萬貫,對一個一面之緣的女子,竟出手如此闊綽?咱兄弟們手頭也有些緊,想跟公子多借些銀兩花花。」

宇文邕漆黑的瞳仁在眼眸中流轉了下,微微低首用他凌厲的眼神環視四周,現場的馬賊約有幾十個人,他思量自己帶著雪舞恐難脫身,正遲疑不定時,馬賊頭目起疑了。

「莫非公子與蘭陵王是一伙人,才來救他身邊的這個女子,拿寶物來換只是權宜之計,這樣兄弟大伙兒更不能簡單放你走了。」

「你們在胡說什麼?我是周國人,怎麼可能是蘭陵王的手下。」宇文邕立即厲聲否認。

「但你這傢伙竟然願意用火龍夜明珠買一名女子?這也太可疑了!」馬賊頭目持續打量他的舉止穿著,怎麼看也不像是一般人家。

宇文邕躊躇著,如果說知道雪舞是蘭陵王妃,這幫馬賊勢必懷疑他的身分,如果說自己只是一般權貴子弟,他們必定也是坐地漲價,不給放行,但如果說不認識雪舞,只是鍾情於此女子,這只憑人口販賣單上的一面之緣,便用絕世寶物予以交換,無論如何騙不了這幫馬賊,這該如何是好?

「他不是什麼大富大貴之人,僅是一般商人子弟。」突然間,一陣虛弱的女子聲音引起大家的注意。 原來楊雪舞不知何時已經恢復清醒,默默在聽宇文邕與馬賊間的對話。

「他沒有多餘的財物,只是為了救我,才把傳家之寶拿來交換,你們若抓了他,也是得不到好處的。」

「阿怪,你將珠子偷了出來,一定會被你爹打死的,我不值得你這麼做啊!」臉色蒼白的楊雪舞對宇文邕使了一個小小的眼色。

「怎麼會呢?雪舞你是我阿怪這輩子最重要的人,就算我被打死,或被趕出家門窮到餓死,我也不會放棄妳的!」宇文邕的機智過人,馬上便了解雪舞的用意並配合演出。

「阿怪!」、「雪舞!」 此刻楊雪舞主動握住宇文邕的手,假意與他四目相交、含情脈脈,卻看見他眼裡掩飾不住的溫柔喜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