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自殘

馬賊頭目和手下交頭接耳,似是不相信這番說詞。宇文邕急了起來,心想再不離開就走不了了,趕緊說道:「妳的病還好嗎?面色看起來好憔悴,阿怪這就帶妳去看大夫。」

「別再演戲了!抓起來!要不是那日我們在外頭聽到一些妳與那隨從的對話……知道妳根本就是蘭陵王妃,還真被你們騙了!」馬賊頭目相當精明狡詐,這番前後矛盾的說詞根本騙不了他。「再說火龍夜明珠豈是一般人能拿到的東西?休想再騙本大爺了!」

宇文邕眼見楊雪舞的計畫還是無法騙過這幫馬賊,他立即跳下馬,用力拍下白馬馬臀,讓雪舞隨馬兒急奔而去,自己則與數名馬賊打鬥起來。

纏鬥了幾十招後,宇文邕雖一來一往不落下風,但馬賊人數過多,又都手持武器,他好不容易搶過一名馬賊的劍,才得以勉強護身,不過已是危機重重。

「好身手!還敢騙本大爺你是一般尋常百姓,看看那兒是誰吧!」馬賊們沒多久就攔下奔跑的馬兒,抓住了雪舞往這兒走來。

馬賊頭目從手下手中接過虛弱的楊雪舞,用把大彎刀架在胸前,送到宇文邕面前大聲笑著說:「美人啊!真沒想到妳這般值錢,我看連一顆火龍夜明珠也不夠換啊,哈哈!」說畢用他充滿鬍鬚的噁心嘴臉,親了雪舞的臉頰一口,讓她感到既噁心又害怕,不由得叫了出來。

宇文邕看在眼中氣憤無比,但現在最重要的是雪舞的安危,於是大吼一聲:「你們究竟想要怎麼樣?」 馬賊頭目大聲說道:「本大爺不管你們到底是個什麼東西,你這般能打,我也不想用弟兄們的命與你糾纏,做買賣要的只是錢,看你如此重視這女子,這好!如果你願自殘,將血衣送到府上當信物,為咱送來大筆白花花的銀子,五萬兩!我就考慮放了你們兩個,不然本大爺現在就先送這小ㄚ頭歸西!」

「千萬不要!」宇文邕毫不遲疑拿起手上的劍,朝自己的左手臂重重劃下一道!筆直的破衣裂縫下立即流出泊泊的鮮血。 此舉讓楊雪舞看了又驚又急!

就在此時,遠處射來多支飛箭,讓數名馬賊一一中箭倒地!來的人正是宇文神舉與手下十多名黑衣禁衛軍。黑衣禁衛軍人數雖不多,但矯勇善戰、訓練有素,與馬賊交手時明顯居於上風,但因馬賊人數眾多,一時之間仍無法將他們完全制服。

「這是哪來的一大群傢伙這麼能打?又是朝廷來勦匪嗎?他媽的,快撤!快撤!」馬賊頭目被突如其來的攻擊亂了方寸,顧不得手上的人質,趕緊拔出彎刀加入戰局,和剩餘弟兄們且戰且逃。

這當下,宇文邕趕緊上前扶住快要站不住的楊雪舞,移往旁邊的樹叢,避開激戰。

「臣宇文神舉叩見皇上。」宇文神舉此時走來向宇文邕行禮,當他看見宇文邕手臂上的傷,大為驚恐,立即下跪請罪,「皇上受傷了,臣等救駕來遲,請皇上恕罪。」

「神舉快請起,朕的傷沒事。你來的正好,救駕有功,大大有賞。」宇文邕一邊稱讚著宇文神舉,一邊讓他先簡單為自己的手臂包紮止血。

「皇上傷得不輕,請先移駕回營吧!讓軍醫為皇上診治。」宇文神舉說道。

「不用,為了安全起見,朕要先帶著雪舞離開,這裡就交給你了。」宇文邕望著前方大批人馬的打鬥,一心心繫著雪舞的安危。

「神舉,記住!你率眾人只需驅離馬賊敗類,不需纏鬥,切勿引起齊軍注意。」宇文邕隨後又傾身上前,低聲在宇文神舉旁附耳道:「但是,那個馬賊頭目,朕定要他一死!」想起馬賊頭目親了雪舞的臉頰一口,讓她害怕不已的表情,宇文邕就恨不得把那傢伙碎屍萬段!

「臣遵命!請皇上務必小心,待臣等驅離馬賊後,當即刻來與皇上會合。」宇文神舉拱手回應。

「朕說了不用你們待在身邊,朕還要陪雪舞一段時間,你們先回去吧!」宇文邕牽來了他的白色駿馬,將生病虛弱的楊雪舞放在馬前,自己則在後方手持韁繩、馭馬而行。

看著身體疲軟無力的雪舞幾乎快倒在胸前,宇文邕既是難過又是憐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