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客棧

「阿怪,今天晚上要委屈你了。」楊雪舞突然說道。

「委屈什麼?」 宇文邕正認真在吹涼米粥。 望著一個正在為自己吹涼米粥的大周皇帝,雪舞掩飾住自己想要笑出來的衝動,正經說道:「就算剛剛在市集上不買些備用乾糧,這點錢仍是不夠在客棧裡住兩間房,更何況我們還要留點飯錢,今晚得委屈你跟我同房了。你放心,就跟在山洞裡一樣,只是住得舒適一點。」

宇文邕呆了一下,隨即說道:「我很感動。」他暗笑雪舞的天真,遇到這種狀況,委屈的怎會是自己?

「啊?」楊雪舞不明所以。

「雪舞妳很信任我,相信我是個正人君子,才會完全不加思索地願與一個男人同住一間房。」他依舊笑著,笑意很深。

「這……你不要誤會,我知道孤男寡女同住一房是不妥,但我是想,之前我們也一起在山洞過夜,這與那沒什麼不同……我……」楊雪舞細想了想,突然慌了,尤其她現在仍是四爺妻子的身分,此舉是否太過魯莽不檢點?

「我明白,不用多做解釋。落難時刻妳也不需想太多,就同在山洞那般即可。」宇文邕反而安慰起不知所措的雪舞。他明白楊雪舞對自己沒有男女之情,只是以朋友的眼光看待,所以他也不會對同房之事自作多情,只是此事仍然讓他有些心痛。

—————————————————–

夜晚,楊雪舞走往店家去要盆乾淨的水,欲帶回房內清洗一下臉手,在回來的路上不斷想著蘭陵王的事。

「我為他拋棄了一切,以他為天、事事以他為重,為何在遇到問題時,他總怪我不夠信任他?」楊雪舞不斷問自己,他們倆的問題是否皆因自己無理取鬧,加上不夠信任四爺所造成?

想來想去,最後深深嘆了一口氣,自言自語道:「或許適合四爺的人是識大體的嫻淑女子,而不是像我這樣愛亂吃醋的小女孩吧!」 楊雪舞想著,她拋棄家鄉、離開奶奶,甚至願意承擔改變命運的風險,來換取留在蘭陵王身邊的機會,其實她是多麼地沒有安全感,她好怕!尤其是在鄭兒面前。

就因為,或許她根本才是那多餘的第三者。

四爺為什麼偏偏要說那麼多意氣用事的話來傷害她?為什麼就不能多哄哄她讓她安心呢? 就算自己與四爺之間的諸多爭吵只是夫妻鬥氣,那日在馬賊巢穴中,四爺不信任她只信說謊的鄭兒、說要納鄭兒為妾的一字一句,可都不是氣話,是真的啊!她怎麼能夠承受的住?!

「四爺,為何你要如此傷我?難道我在你心中的地位這麼不如人嗎?」楊雪舞幾乎要掉下淚來。

她想起自己和四爺結緣,是出於救人的假成親計畫,但四爺最終娶了她不只是為了女媧廟的誓言,而是因為真正愛她!

那對鄭兒呢?四爺也為作戰計畫利用了她,傷害了女人最重要的名節,那麼只要四爺覺得有愧、有義務應照顧的女子,難道他都要娶回家嗎?

她真心明白四爺的仁心大愛,那他又何必老是要利用女人鋌而走險呢?

雪舞不是不相信四爺,她是怨四爺,也許四爺思考事情時,向來以大局為重,從來就不曾將雪舞放在第一位考量,他從來就不是雪舞一個人的,他是天下人的。

雪舞問自己可以坦然面對這事實、不去在意嗎?甚至四爺因此違背了當初娶她時,承諾一生一世只有一個妻子的誓言,她也能夠接受嗎?

楊雪舞越想心中越感到難受,越是用力地咬著嘴唇,等走到客棧房間門口時,她的下唇已被咬破滲出了血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