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貓爪山

當初滿懷雄心壯志的宇文邕中了毒後,雖然知道此毒無解,卻仍沒放棄尋找解藥的希望。尤其是高長恭離開楊雪舞後,他更心急地想要活下去。

當日統一北齊之時,才一破城,宇文邕便令人前往祖珽家裡搜查,取得各種毒藥、典籍,與祖珽門下精通此道者多人,花了許多時間才比對出宇文邕究竟身中何毒。

但光憑這些,此毒仍是無解,宇文邕又不想聲張中毒之事,只能派人暗中打聽探訪各個名醫、術士,卻都無功而返,這令他認為,自己真的是來日無多了。

就在一年前,宮中一位新進太醫竟然平時對毒解藥等物有著濃厚興趣,對此多所涉獵,經他轉介,得知舊齊南邊的貓爪山上有一位神祕的隱居高人,無人知道他真實姓名,只知道人們喚他做「藥老頭」。此人喜與毒蛇、毒物相伴而居,對解毒也有一套獨門功夫,許多疑難毒症都在他手中一一化解。

宇文邕把此人當成最後的希望,遣人前往貓爪山尋找。貓爪山雖不甚大,但山如其名,是由一座大山和四座如貓爪般的小山所組成,地勢複雜,尋人之路遙遙。

就在宇文邕派人找了快一年,就要放棄希望時,兩個多月前,尋人使者請人捎來了好消息。 這就是之所以宇文邕突然堅持要遠行的原因,如果有救,他給自己三個月時間,務必要交給雪舞一個完完整整的宇文邕回來。

 

【約一個月前,貓爪山】

一間看來平凡無奇,空氣中卻時時飄散著藥香毒臭的簡樸小屋中,宇文邕坐在深山實木雕刻出來的一張奇形怪狀的椅子上,眉頭輕擰,凝神聽著眼前一位六十歲上下的老者說話:「皇上,我說我不懂禮數,也不會說話,更不會說好聽的話,有什麼話就老實跟你講了吧!聽了你要殺我也沒關係,反正藥老頭也老了,賤命一條!」

「賢士放心,朕不是個不容實話的暴君,請直言無妨,朕保證絕不殺你,還重重有賞。」宇文邕點了點頭,以謙和有理的態度說道。

他在這兒待了十來日讓眼前的隱居高人探查體內的毒性,相處下來,他其實一直極為欣賞藥老頭直接了當的個性,有救無救一目了然,別再說一些敷衍他的話。

「我說你這個病啊,是因為蟲毒所致,這個毒會逐漸侵入五臟六腑,漸漸侵噬全身,造成死亡。這毒發得是快是慢,因人而異,解是可解,但只能緩解,無法藥到病除。」藥老頭摸了摸自己的灰白短鬚,坦然道。

「賢士是說此毒可解?朕不用一死嗎?」宇文邕聞言簡直是喜出望外。

「別高興的太早,我說解這毒還需要許多條件,以你現在這個皇帝之尊染上此毒,恐怕是神仙來也難救的。」

才剛說有救,藥老頭卻又神龍擺尾冒出了一句無救之語,直讓宇文邕心中憂喜不定。

「賢士此話怎說?朕身為一國之君,要什麼樣的條件不能辦到?但說無妨!」只要能解開身上的致命之毒,他不惜任何代價。

「我說解毒之法是透過極長時間的服藥、針灸將毒自五臟六腑慢慢逼出。」藥老頭直言。「所謂怒傷肝,思傷脾,憂傷肺。這段時間,你的身體能不能排出劇毒,就要看你能不能當個平凡的廢人,不發怒、不思煩、不憂傷,充分歡喜,還要好好放鬆讓身體休息。」

「意思就是說,不能憂國憂民、不能操煩國事,不能勾心鬥角、不能動怒傷神,更不能勞累出兵打仗,甚至還不能過得不開心……所以我說看你身處的環境,哪一樣可以做到?根本無藥可救,我說你這個皇帝乾脆別做了,不然鐵定死得很快!」藥老頭的口頭禪便是「我說」,現在也是一直「我說」、「我說」個不停,句句說的卻是足以犯上殺頭之罪的重話。

宇文邕慶幸自己支開其他部下,不然以藥老頭這番逆君言論,眾人不早衝出去押下他才怪!

「如果朕安心養病,可有解救之可能?」宇文邕在心中琢磨著,思量了幾種打算。

「閒雲野鶴、歸隱山林、無憂無慮當然可救,而且是大大地有救,只是要幾年還是要一輩子,誰也不知,這毒又不是我做的,沒有把握,但是持續照我的法子排毒養身,留一條命是沒問題的。」藥老頭思量半晌,給了宇文邕一個肯定的答案。

「幾年?一輩子?不成,朕只有三個月時間。」宇文邕大驚,他沒想到治個毒竟要花上那麼多時間。

「那你只好另謀打算了,我說藥老頭是老頭不是神仙,只有這個方法了,要不要隨你!」藥老頭說話實在嗆辣,接著又語不驚人誓不休地說:「對了,皇上記得找一個懂醫術的人來跟我學這治你的法子啊,藥老頭沒剩幾年命,可不想到死之前還得侍奉一個皇上!」

「還有,不要找你宮裡那些老太醫,除非你想比他們早點走。找個年輕點、機伶點的,比你健康的,我一次教到會。然後有事沒事別再來找我了,我說我消受不起啊!」藥老頭追加補充,看來他是真的很想趕快送客,儘管對方是帝王之尊。

看到宇文邕持續沉思,面露為難之色,藥老頭又再度說話了:「我說我沒看過像你這麼傻的,做皇帝有什麼好?連治個病都要限定時間,這怎麼可能。管你是誰,死了就等於什麼都沒了!我說,留得一條命,以後做什麼事都行,藉這個機會當自己已經死了,重新做人,逃離那些是是非非、爭權奪利不是很好?」

「一個重生的機會嗎?」宇文邕不斷自言自語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