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扭轉

楊雪舞在周軍帳棚中稍作歇息,等待著明日隨周軍上戰場之時,扮演好她天女的角色。宇文邕則早先已放出周軍攻打鄴城時將有天女相助的傳言,似乎早就確信雪舞必會答應前來。

當晚,宇文邕進入帳棚之時,眼睛一亮,楊雪舞此時身著絢麗的華服、羽冠,負責將領特意找來幾位婦人為她抹脂打扮,雪舞原本清秀不施胭脂的臉龐,頓時變得光彩照人,頗有沉魚落雁之色。

「雪舞,妳還真是一鳴驚人啊!朕平日怎麼都看不出來妳這麼美。」宇文邕故意調侃雪舞,總是注視著雪舞的他,怎麼可能不知道她到底有多美,無論是外表上的還是內心中的。

「說的那是什麼話?好像我平時打扮很隨便似的,我以前待在你的龍船上扮成天女那一次,你不是說過我打扮起來也是個美人嗎?」楊雪舞沒好氣地說道,不過語畢,她奇怪自己為何那麼在意阿怪對她外表的評價,這一點都不像她。

「別生氣,朕逗妳玩的……」宇文邕語未言畢,突然一陣劇烈大咳,身體不穩險些摔倒。

「阿怪,你怎麼啦?是不是受傷了?還是有哪裡不舒服?」楊雪舞趕緊攙扶住宇文邕,沒想到宇文邕卻推開她的手,笑說自己沒什麼事,只是舊傷發作。 他撫著胸口,強振精神說著:「朕還有要事要處理,妳若感疲憊就早點睡吧!明日朕還要仰賴天女的神威,妳非養好精神不可。」

「舊傷?你哪來的舊傷?以前從來沒看你發作過……」宇文邕不等雪舞問完,就像逃走似的迅速離開了營帳,讓不明所以的雪舞心中留下滿腹疑惑。

夜漸漸深了,楊雪舞仰睡在軍帳的床上,睡意很淺,朦朧中聽見營帳外有些不尋常的奇怪聲音,她起身掀開帳幕出外查看。

只見半輪皎潔的月光之下,站在不遠處一個杵著拐杖的老婦人背影儼然便是奶奶楊林氏,她臉上表情慈祥和藹,轉身對她微微露出笑容,似乎正在為什麼好事感到高興。

「這又是做夢嗎?不,一定是真的,奶奶即使過世了,還是會常來看我!」楊雪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斷自言自語著。

她不知道即使奶奶刻意不教她卜術,她天生的才能亦無法隱藏,只是因為能力不成熟,一些如夢似幻的場景似真似假,也無法隨心看見未來想要知道的事。

而奶奶在她心底深處,完全就是巫族預言的代表,所以當預言能力出現時,奶奶的身影總是也伴隨著出現。

「我的雪舞,這些日子,妳受苦了!」楊林氏柔聲喚她,臉上充滿了憐惜之意。

「沒有,沒有!一切苦痛都煙消雲散了,我現在過得很好,四爺回到我身邊了!我曾經以為我守護不了他,感謝上天憐憫,幸好他平安無事。」楊雪舞搶著辯白,語氣充滿了感謝與欣慰。

楊林氏卻神秘地笑了一笑,她的眉毛微微上揚,意有所指地問道:「那妳現在為何會在這裡而不在你的四爺身邊呢?」

「雪舞仔細想了想關於阿怪的事,做人理該知恩圖報,剛好他現在需要幫忙,雖然我不知道究竟能幫上多少,但今日看到他身體微恙的模樣,我很慶幸自己答應來到這裡。」她以肯定的語氣說出自己的決定初衷。

「所以,這是妳真心想要的選擇嗎?」楊林氏依舊帶著一絲笑意。

「什麼選擇?」楊雪舞感到有些疑惑,她有選擇了什麼東西嗎?

「還問奶奶呢?妳不是已經做出選擇了嗎?既然天意如此,奶奶希望妳好好珍惜自己生命,勇敢地活下去。」楊林氏的笑意掛在角邊,邊說邊欲轉身離去。

「奶奶?奶奶!」她不斷喊著,但楊林氏的身影就像是一道浮光掠影,瞬間消失在皎潔的月光下。 一睜開眼睛,楊雪舞才發現自己正躺在周軍帳棚內的臥鋪上,剛剛的確是場夢。她心中想著,這場夢好真實啊!就跟在白山村夢見奶奶的感覺一模一樣。那麼,剛剛奶奶說的話究竟是什麼意思呢?她始終疑惑不解,卻為此心中隱隱感到不安。

翌日,周國軍隊攻打鄴城的時刻來臨,楊雪舞與宇文邕乘著馬站在軍隊前線,伴隨著周遭士兵的敲鑼打鼓,他倆對著緊閉的鄴城城門喊話。

只見鄴城城牆上空無一人,空虛地極不尋常,可是遠方仍能看見城中狼煙四起,不斷傳來各種尖叫與喧譁聲,難不成齊君高緯真要燒了鄴城陪葬?

突然間,城門大開,周軍前線的士兵們紛紛舉起弓箭保護皇上,被宇文邕揮手示意停下。

只見高延宗獨自一人,騎著馬匹緩緩地走向宇文邕與楊雪舞,他雖然身批戰甲,但手無寸鐵,落寞的眼神完全不似有戰意。 「我代表齊國高家向周國軍隊投降。反正都是要輸,還打什麼仗呢?」這個落寞的男人黯然說道。

「五爺,你不是和四爺在一起?四爺?四爺人呢?」楊雪舞隱隱有種不好的預感,暗叫不妙,只希望心中猜想不會成真。

「安德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高緯那昏君呢?」一旁的宇文邕也出聲尋問。

「死了,全都死了,」高延宗禁不起內心的哀淒,哽咽落淚。「我四哥為了阻止高緯火燒鄴城的暴行,瞞著我們獨自去刺殺高緯跟馮小憐,結果……被高緯的毒箭射中,等我到達時,已經來不及了!」

楊雪舞聞言,一陣暈眩,險些跌下馬來,宇文邕趕緊縱身下馬,將她扶下馬來。

「是四哥犧牲了自己,讓高緯跟馮小憐陪葬,才換得戰事提早結束。」高延宗默默擦去眼淚,他心中永遠以愛民如子的四哥為榮。

「四爺,四爺他真的……」話說到此,楊雪舞終於承受不住打擊,暈了過去。

此次對齊戰役,周國不戰而勝,齊國正式亡國,宇文邕順利成為北方一代霸主。但是成功完成霸業的宇文邕並沒有高興太久,他知道自己命不久矣,統一天下的美夢無論如何是無法在有生之年完成了。

另一件令宇文邕難過的事,則是蘭陵王的死亡,他原本可以放心把楊雪舞交給她深愛的夫君照顧,如此一來,時辰一到,自己就可以安然赴死。如今雪舞的情況又回到原點,自己卻無法再陪伴她一生一世,以後有誰能代替自己好好愛她、保護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