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遠行

互相坦承心意後的宇文邕與楊雪舞,猶如熱戀中的情侶,在皇宮中總是卿卿我我、形影不離,看在被皇上冷落已久的阿史那皇后眼中,自然不是滋味,但她顧忌著皇上的警告,一直沒有發作。

其實不光是阿史那皇后,宇文邕的後宮嬪妃雖然不多,約僅十幾人,也都被他冷落已久,所以看見備受皇上寵愛的楊雪舞,無不嫉妒眼紅。

宇文邕身為皇帝之尊早有自知之明,當然明白會有這種情況出現,但單純的楊雪舞完全不是個鬥爭的料,她怎麼可能應付得了後宮那幫人,搞不好一個不小心,還會被啃得連渣都不剩。

因此除了嚴加戒備外,宇文邕在心中也做好自己若走了,定要同時送楊雪舞出宮的打算。

這天,宇文邕在御書房對楊雪舞說:「朕要巡視統一後的國土、探知各地民情,現以親王代政,朕要出宮約莫三個月才會返回。」

「三個月這麼久?皇上,我知道你勤政愛民,可是中毒都快三年了,你的身子怎麼可能撐得住?」楊雪舞對這個決定擔憂不已,激動地提出欲同行的建議:「乾脆我陪你一塊去吧!」

「不用,朕這次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處理,不方便帶著妃子同行。」宇文邕的態度顯得很堅決,安慰她道:「雪舞,妳放心,短則一個月,慢則三個月,朕一定會回來。」

「我可以打扮成男裝,不會有問題的。」豈知楊雪舞不放棄,又出了個主意。

「朕拒絕。」

「可是……」

「雪舞,聽著,朕的身子沒問題。」宇文邕用手溫柔地輕撫雪舞的臉頰,一邊緩緩說著他的打算。「倒是朕想請妳這段時間以為朕祈福之名,遠赴聖泉之地取水。朕知道妳不會喜歡這安排,也捨不得與小平安分開,所以朕會安置好替身,到時妳只要跟著朕的親信行事,在這段時間回去賤民村暫住即可。」

「為什麼要這麼做?」她疑惑不解。

宇文邕深嘆了一口氣,解釋道:「這關係到妳的安危,後宮眾人對於妳得到朕的寵幸,早已是氣紅了眼,所謂最毒婦人心,朕也不知道她們在妒意下可能會做出什麼事情,妳該不會以為她們只是一般善男信女吧?朕不在妳身邊的這段日子,只有讓妳遠離她們,朕才會安心。」

「可是,我還是想跟你去。」楊雪舞固執己見,實在不是普通的難纏。

「其實朕在進行一件很重要的計畫,會不會成功,就看朕這次怎麼做了。」宇文邕把楊雪舞環抱在懷中,耐心地進一步說服,他其實也捨不得離開她這麼久。

「妳耐心等朕回來,朕保證沒待在妳的身邊,絕不會先走一步。」 楊雪舞無奈,最後只好答應宇文邕的安排。

回到賤民村的楊雪舞,還是經常想著宇文邕,想念他的氣宇不凡,想念他的凌厲眼神,想念他的深情霸氣,想念他溫柔的一舉一動,想念他拚了命地愛自己……

楊雪舞同時也在做著心理準備,她知道宇文邕大限將到,她會守護他到最後一刻,讓宇文邕看見她堅強的笑容,不會擔心。她也絕不會殉情尋短,而是會替宇文邕保護好他用生命換來的珍貴寶物,也就是楊雪舞自己。

活得更好就是回報宇文邕深愛她的最好方式。

宇文邕的旅程或許並不順利,時間已過了兩個多月,仍然沒有歸來的消息。

某日一匹黑馬疾奔而來,停在楊雪舞屋前,讓她嚇了一大跳。馬上的人是宇文神舉,他快速跳下馬背向她行禮,滿面悲傷地說:「啟稟娘娘,皇上數日前……駕崩了!請娘娘保重身體,不要過度悲傷。」

聽聞宇文邕尚未回到宮中,就已經在路上病死,遺體是放在棺材中由屬下抬棺回宮,遺詔中禁止任何人開棺,不得對亡帝不敬。

楊雪舞一陣天旋地轉,失去意識,彷彿她的心跳刻意在這一刻停止,才不會因過度疼痛而生不如死。

失去宇文邕後的楊雪舞屢屢欲強振精神、實現堅強的承諾,但她仍是茶飯不思,眼框不時有些濕潤,才幾天就瘦了一大圈。

「我以前怎麼會這麼固執?也許我早點接受他,他也不會因為我而死去。」她不時悔恨著、痛罵自己。「我真的是很愛很愛他啊!」

「怎麼會這樣呢?朕喜愛妳生了孩子後變得婀娜多姿的身材,抱起來又香又軟,妳現在瘦成這樣怎麼行呢?」這種將熱情隱藏在高傲背後的說話方式,不正是那個人最喜歡的嗎?

楊雪舞轉頭往說話方向望去,竟看見宇文邕出現在賤民村的小屋門口,一身打扮如同阿怪似的簡樸破爛,卻仍保有尊貴的帝王氣質。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楊雪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朕說過一定會回來的,朕也保證沒在妳的身邊,不會先走一步,絕不食言。」宇文邕說道。

懷疑眼前是真是假的她立即走上前去捏捏宇文邕的臉頰,確定她不是做夢,眼前之人也不是鬼魂。

「讓朕來幫妳確認吧!」宇文邕笑了笑,他輕輕捧住雪舞的臉龐,給了她一個纏綿的熱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