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遇難

齊國皇帝高緯登基後,果然視蘭陵王為眼中釘,處處為難、陷害不成,竟用計支開蘭陵王,欲強娶天女楊雪舞為妻,此計策失敗後,高緯和高長恭正式決裂,高緯以齊國百姓的未來福祉作為要脅,終於逼得高長恭自願赴死。

高長恭自然不願楊雪舞隨他同死,於是隱瞞雪舞,在服毒酒前將她迷昏,請託韓曉冬將她帶往周國宇文邕處「托孤」,因為在齊國高緯和馮小憐的權勢之下,雪舞唯有在周國才能保得平安,也唯有在宇文邕身邊,會有人竭盡全力阻止雪舞自殺,隨夫君同去。

「快!快傳太醫!」宇文邕兩手橫抱著受傷虛弱的楊雪舞急奔皇帝寢宮,在馮小憐陰魂不散的追殺下,韓曉冬因為捨身救雪舞而壯烈犧牲,而身中箭傷的她則被宇文邕救回周國皇宮。

「啟稟皇上,箭傷無礙,但孕婦與肚子裡的胎兒恐難兩全……」太醫說道。

宇文邕聽到胎兒二字,震驚了一下,但隨即回神,柔聲安慰害怕不已的楊雪舞:「放心!朕保證母親和胎兒都會平安活下!」終於讓驚慌失措的雪舞感到心安,慢慢緩和了情緒,躺下休息。

走出寢宮的宇文邕嚴令囑咐太醫全力照料著雪舞,自己則費盡全力拚命按捺住激動害怕的心情。「朕好不容易把妳從死門關救回,絕不能讓妳再有任何閃失,就算是……就算是要讓妳傷心難過,朕也要全力保住母親的性命……雪舞妳可不要有萬一啊!」

所幸最後雪舞母子均安,於是便在宇文邕的安排下,住在皇宮內專心養胎、調養身體。

但狠心的馮小憐對雪舞窮追不捨,屢屢派出齊國刺客暗殺,幸好宇文邕布下天羅地網一一擒獲。

宇文邕擔心著雪舞的安危,遂下令將她冊封為妃子,成為明正言順受周國皇宮保護的皇族,藉以保得雪舞母子周全。

「皇上,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們母子倆安全著想,但四爺屍骨未寒,我實在無法接受封妃。」

「在看過齊國刺客的屍體還有蘭陵王的託孤遺書後,妳仍然如此堅持嗎?」宇文邕有些氣餒,難道雪舞就這麼不願意當他的妃子。

「這……或許不需要封妃,你讓我做個……皇上義妹、貞兒的老師什麼的~不行嗎?」楊雪舞仔細思考了下,提出幾個替代方法。

「這些身分沒有實質權力,受到的保護並不周全。還有最大的原因,別忘了妳現在有孕在身,這孩子是齊國的皇族血脈,齊國不會善罷甘休的,周國也沒有保他周全的正當性。」宇文邕謹慎回道。

楊雪舞楞住了,想不到還有這層複雜的關係,如此一來接受封妃,的確是目前唯一可行之計。

「一切都是權宜之計。就請妳為了自己和孩子的安危,暫且忍耐當朕的妃子吧!」看到雪舞有些動搖,宇文邕又繼續說道:「這孩子,對外妳暫且說是朕的血脈,朕沒有關係。等到危機解除後,妳為保名節,說是蘭陵王的血脈,朕也可以,只要你願意待在朕的身邊,朕都可以。朕又不是不知道妳對蘭陵王的心意,絕不可能強迫妳做任何事情,連這名義上的皇妃妳都不願意,妳就寧可冒著生命危險,也不願意待在朕的身邊嗎?妳就這麼討厭朕嗎?」 宇文邕轉過身去,悄然落下淚來。

每當他要隱藏真心、講述違心之論,或是覺得傷心難過時,就會立即轉過身去,身為一國之君,他不能讓人發現自己脆弱的一面。

「不是的,皇上的恩情我用一生來報答也不夠,怎麼可能討厭你呢?我只是覺得這樣太委屈皇上,還有太委屈皇后了。」聰慧的楊雪舞早就發現宇文邕的這個習慣,她很識相地避開不去看他的臉,保持他身為君王的自尊。

「這妳不用擔心,朕冒著生命危險救妳都不怕,受天下人恥笑,說朕奪人妻子,又有何妨?至於皇后,妳就更不用擔心了,她是他們幫朕安排的妻子,又不像妳跟蘭陵王一樣是至情摯愛,朕三妻四妾,她不會有意見的。」宇文邕倒是相當態度坦蕩不在乎他人的眼光。

阿史那皇后雖是宇文邕正式的妻子,說穿了不過是樁政治聯姻,宇文邕知道,與她相處久了,有親人般的感情,但絕計不會變成愛情。

身為一國之君,身體就不是自己的,種種考量、身不由己的感覺,如影隨形,這是宇文邕早已習慣卻又最痛恨的。

楊雪舞看著眼前這個極力隱藏落寞的男人,心中感到有些難過,她已經傷害過他很多次,若連他的一片好意都拒絕,自己也未免太不識抬舉了。

「『臣妾』明白,『臣妾』尊旨就是了,謝皇上恩典。」楊雪舞靈機一動,刻意說了這番話,還誇張行了個大禮,然後對宇文邕輕輕地抿嘴一笑。

宇文邕忍不住破涕為笑,心裡想著:「雪舞就是雪舞,還有誰敢在皇上面前抗旨,又大膽開這種玩笑呢?」這令宇文邕的內心感到溫暖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