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山洞

天色漸晚、山路崎嶇,宇文邕的白馬只能緩步慢行,眼見四周盡是荒山野嶺,看不到村落城鎮,宇文邕與楊雪舞兩人只好找了處山洞落腳,生火取暖,勉強將就一夜。

「包紮好了!我現在手邊沒有傷藥,你先忍耐一段時間,只要傷口不再破裂,至少不會再惡化下去。」楊雪舞拖著蒼白虛弱的身體幫宇文邕包紮好傷口後,隨即倒在一側。

「這四周荒蕪一片,找不到村落及大夫。妳病得這樣重還為這事兒傷神,謝謝妳。」宇文邕取下身上的披風蓋在雪舞身上,自己則持續為火堆添上薪材。

「該說謝謝的應該是我。」楊雪舞面無表情地回應,她的話很少,精神也很委靡,似乎不單是因為生病才變成這副模樣。

「雪舞,妳到底怎麼了?」宇文邕見她醒來完全未提到高長恭的事,覺得大有問題。「蘭陵王呢?他怎麼會讓妳一個人陷入險境、淪落至奴隸市場?」

面色蒼白的女人轉過頭不發一語。 宇文邕眼見問不出個所以然,改口問道:「妳看來病得不輕,但妳懂得醫術,可以告訴朕該如何幫妳嗎?」

「我不知道,就讓我這個樣子吧!」眼前說話之人毫無生氣的失神模樣,讓她看起來病得更加嚴重了。

「難道要朕看妳這般要死不活的樣子?不行,朕要去為妳找個大夫。」宇文邕正欲起身離去,楊雪舞急忙抓住他的手臂,虛弱地說:「不要去!馬賊還在附近出沒,你遇上會沒命的。」

「放心,朕已命神舉無論如何要先誅殺馬賊頭目,頭目一死,其餘幫眾不足為懼,不是被官兵抓走就是做鳥獸散。」宇文邕揚起頭,略帶一絲得意的微笑。

「你怎能如此確定?再說這裡要找大夫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你就別白費力氣了。」她緩緩勸說,面容仍是一副喪氣模樣。

「妳再這樣下去會死的。」宇文邕感到又慌又急。 「可能,這就是我的命運吧!反正我的心早就已經生不如死。」楊雪舞幽幽說道。

宇文邕聽聞此言感到震驚,以前的雪舞不管遇到任何事,總是神采奕奕、從不放棄希望地鼓勵四周的人,現在這樣放棄自己、毫無生存意志的人,怎麼會是楊雪舞?高長恭到底對她做了什麼好事?!

「妳若死了,朕必然會帶著妳的屍體去見蘭陵王,然後殺了他為妳陪葬。」宇文邕張著一雙凌厲的眼眸,狠狠地說道。

「你別怪他!」聽到宇文邕再度提到高長恭,楊雪舞不禁面如死灰,但她仍是不願說出發生何事,只淡淡地說:「就算四爺的心不在我這兒,我還是希望他能過得好。」

宇文邕聽了這番話,表面不動聲色,心中卻大為光火:「好啊!蘭陵王,當初朕是念在雪舞對你癡心一片,才會放手讓你照顧她。你竟照顧到她變成這副模樣,還讓人被馬賊抓去,朕必不放你甘休!」

但要殺高長恭的話似乎對楊雪舞起了作用,她勉強坐起身軀緩緩說道:「聽聞野地裡有一種舞草,我在邊境看過,只需日照,不需風吹便會起舞,此草可清熱解毒。」

「是否只要帶回此草,就能解救妳的性命?」宇文邕聽了十分高興,看見雪舞微微點頭,他馬上起身準備外出,一邊走還一邊叮嚀著:「雪舞妳一個人不要遠離火堆,小心野獸!朕一定會儘速帶回藥草,保妳平安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