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章   31-60章   61-90章   91-大結局

《第九十一章》來者不善

「皇上請保重龍體!臣立即扶皇上上床歇息。」宇文神舉立時傾身上前攙扶住宇文邕的身軀,擔憂恐懼的心情全寫在他的臉上。

「不用,神舉你說清楚,什麼雪舞不會再回來了,根本是胡說八道!」宇文邕厲聲斥責了屬下的武斷,只憑一張薄薄的信紙,他憑什麼這樣說雪舞?他憑什麼輕言阻斷他這一生最大的想望?

宇文神舉聽了心中難受,慢慢地向皇上道來他所見到的一切:「回皇上,臣方才奉皇上之命,去連絡找尋娘娘下落的黑衣禁衛軍們,卻見到他們六人全被人打昏暈過去。待人醒來細問之下,才知下手之人早已盯上我軍的行蹤,來人武功高強,對他們是暗地裡攻擊,元德等人全不知來者身分,就被一一擊破、偷襲打暈。」

「下手之人究竟是誰?他們這麼容易就被偷襲成功,簡直是一群廢物!繼續說下去!」宇文邕臉帶不悅,說話語氣顯得略微不耐。

「對於這點,臣本來也疑惑不解,誰知當臣回到客棧,見到一名面貌滄桑、留著一頭散亂長髮的高大男子正在與客棧掌櫃說話談笑,細看之下,這人竟是高長恭!那說話內容臣聽得並不清晰,只隱約聽見他在打聽有關皇上的消息,還有……拿出這張紙條交給掌櫃。」宇文神舉道。

「難道你是指下手之人便是高長恭?然後呢?接著再說!」宇文邕聽得有些慌了,他心想這個假設並非是不可能,難道是高長恭為了隱瞞雪舞的下落才動手偷襲的嗎?

「臣也不敢確定。」正攙扶著宇文邕的宇文神舉輕撫了幾下他的背,想盡可能使他舒服一些,過了一會兒才又繼續道:「見到高長恭說完話後轉身便走,臣決定偷偷跟蹤在他身後,心想也許這樣可以找到有關修儀娘娘的行蹤。不過臣慚愧,高長恭實在武功高強,跟了一段路後,他便發現了臣的行蹤,然後藉著對地勢的嫻熟,策馬走入密林甩開了臣。」

宇文神舉抿唇嘆了一口氣後又道:「臣無奈只好放棄,回到客棧之後,掌櫃隨即詢問臣有關修儀娘娘之事,臣沒多說什麼,然後不知為何,他便將這紙條交給了臣,說是要代交給娘娘的丈夫。皇上,這封信的確是臣的字跡,是臣親手交給娘娘的,如今千真萬確是由高長恭交託回來,說明了娘娘此時正待在高長恭的身邊,而她竟不回來,還告知高長恭皇上的行蹤,連寫著這麼重要訊息的東西都給了他,讓他帶回客棧,這分明代表了娘娘……」

「住口!雪舞不會這麼對朕,朕不相信,除非雪舞親口對朕說她要離開,否則朕絕不相信!」宇文邕聽到這裡,已經忍不住低聲嘶吼,打斷了宇文神舉的話。

宇文邕不相信楊雪舞會對他這般無情,但諷刺的是,他對雪舞的愛是如此沒有安全感,患得患失的恐懼讓他整個人幾近瘋狂,再也止不住澎湃的情緒,激動地快要喘不過氣來。

宇文神舉垂首,無奈地搖了搖頭,皇上的失態讓他感到心傷。不禁暗嘆,皇上……到底還剩下多少日子?為什麼還要承受這麼多的折磨?想到那個女人是造就一切的罪魁禍首,他卻無力為皇上分擔什麼,甚至連人都無法找來興師問罪一番,直難過地幾乎要落下淚來。

宇文神舉攙扶著宇文邕坐下歇息,望著他一雙空洞無采的眼眸,他的人像是靈魂被抽離了身軀,伴隨著胸疼而帶來的暈眩虛弱、始終緊緊高蹙的眉頭和慘白的臉色,給人一種格外無助的即視感。

他雖然也曾見過宇文邕毒發吐血的模樣,但這次來的既急又猛,加上豔紅的血色落在暗綠的石板地上,對比鮮明得讓人驚心動魄。皇上原先挺拔的身形彷如便要臥倒在地,即使被他及時地牢牢扶住,仍脆弱地讓人心中發疼。

「皇上,神舉求皇上,別這麼相信楊雪舞,別再放著這麼多的希望,畢竟她是那麼地愛高長恭……」宇文神舉哽咽懇求,他只希望皇上不要再因為楊雪舞的刺激而受到傷害。

「不會的,朕要去找她……朕要去……噁!」宇文邕胸中劇烈翻滾,再度口吐鮮血,倒臥在宇文神舉的懷中暈了過去。

 

—————————————

洛陽城郊,簡陋的小食店甚至沒有屋頂,只有一些以竹竿和粗布勉強搭起的棚頂,店家主人早被楊堅施了五行大布,打重賞支開他去遠處買幾缸好酒。

這樣偏僻的一處場所,本來只有楊雪舞、楊堅及他的幾名部下,誰知才不消一段時間,又有後續趕來會合、看來身強體壯的諸多漢子,還帶著數量眾多的駿馬與馬車,數量約有兩三百人之多。這些人表面上皆是打扮成一般平民商人的模樣,實則將盔甲兵器等物全藏在了行囊貨物之中,行事這般隱密,自然是不打算做些光明正大的好事。

一張簡陋的食桌前,楊雪舞臉露驚恐,面對著楊堅的威脅,她正尖叫般發出警告:「楊堅,你膽敢動我一根寒毛!」

「楊雪舞,我才要警告妳看清楚局勢,今日妳人在這兒,命幾乎是握在我的手上,以禮相待只不過是看在已故天女的面子上,別以為自己有多重要似的。我本想和平處理此事,若妳不知好歹,萬不得已,我也可以豁出去直接拿妳的性命要脅皇上,只是沒有把握,妳在皇上的心中是不是真比得上大周國的錦繡河山?」楊堅的臉色驀然變得深沉陰狠,說話也不留一絲情面。

他平時做事謹慎小心、深藏不漏,萬不得已不會選擇走險棋。但眼前局勢逼他非得抹起黑臉扮壞人,不管這壞事真做與否,他也沒有太多選擇,只能不斷地威脅楊雪舞與他合作。

他懼怕楊林氏的力量,但他更相信楊林氏的預言,若他真為未來統一天下的唯一王者,那麼連老天都會選擇站在他那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