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最終章—大結局

楊雪舞覺得自己像是一隻翱翔天際的小鳥,又像是一朵沒有目的地的浮雲,身子竟飛了起來,而且沒有重量似的,輕飄飄的好輕鬆。

她疑惑地想著,這就是魂魄飄離於世的感覺嗎?不痛苦也不令人恐懼。只不過充滿了對前方的不確定感,她不知道自己該何去何從。

她想起奶奶說過,一旦重生,她的魂魄再也入不了輪迴,那麼她要到哪裡去找阿怪呢?

恍惚間,她的身子似已在搖曳不定的景色中快速飛梭旋轉,周遭昏昏暗暗的,眼前電光火石般閃過千萬個畫面。這裡是哪裡?她到底會被帶往何處?

一切由不得她,飛梭的速度越來越快、旋轉的速度越來越驚人,楊雪舞終於再也輕鬆不起來,她弄不清這股神祕的力量是要徹底震碎她的五臟六腑,還是要逼她把原先就空空如也的腹中酸水也全吐出來?

她只好雙手抱胸、無助地捲曲起身子,隨著神祕的力量起伏。

眼前猛然出現了一道光芒,這飛梭旋轉中的世界一瞬間慢了下來,卻有一股力道從她背後伸來,似要將她強力推擠而出。

不知自己被推向何處,待用力眨了眨眼,楊雪舞好不容易適應起眼前過於明亮的光線,竟看見一名看來熟悉的女子被倒掛在城牆的高處,下面是一條寬廣的河道。她再定睛一看,天啊!那女子的模樣竟是從前的自己!

她眼睜睜看著面前所發生的一切:高長恭與尉遲迥在高台上打得難分難解,尉遲迥竟一個低身,揮劍斬斷綑綁住女子的繩索。

不!這樣掉下去會死的,別讓她死!楊雪舞不知從何處生出一股飛衝的力量,向前加速而去,欲護接住從前的自己。

她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墜力,身子碰觸到水面,又深深地沉了下去。那是一股好難受的感覺,眼角憋出淚珠,幾乎被噎得斷氣,經過了艱困難熬的片刻時間,好不容易才感覺自己浮出水面,終於能夠呼吸了。

水面上,她抬首望見眼帶詫異的四爺游水至身邊,與她同樣渾身溼淋淋地望著她,語帶關懷:「妳……沒事吧?我方才本來是想救妳,沒想到妳水性這麼好,自己浮出水面了。」

「我的確是不會水啊!」這一提醒讓楊雪舞嚇得魂都快要飛了,在水上拚命掙扎,幸好馬上被高長恭救起上了岸邊。

她驚異地摸摸自己的臉、身子,環視四周,驚愕地思量自己正所處的時間地點,那是她剛幫完四爺炸毀淩城的糧倉,卻不幸被尉遲迥抓起當作人質的時候。

 

—————————————-

 

【數日後,賤民村】

當宇文神舉率領黑衣禁衛軍衝進賤民村迎救宇文邕之時,楊雪舞感到毫不意外,她鎮定地觀望著眼前所發生的一切事情。

「帶天女回我周國……」宇文邕如她預料般下令。

在高長恭還來不及拉住她的手前,楊雪舞已經跑著衝向宇文邕的身邊。「你叫他們別再射箭了,我跟你回周國去,阿怪。」

身著一襲難民裝、頭髮凌亂的宇文邕瞇著眼望向面前的女人,嘴角隱隱勾起,片刻回復他沉靜難測的面容問道:「此話當真?妳是自願的?」

「沒半點勉強。」楊雪舞乾淨俐落地答道,眼眸中依舊透著一股堅毅與慧詰。

宇文邕這次真正不遮掩地露出笑容,他立即遵守諾言下令:「神舉,徹箭!咱們走!」

遠處,韓曉冬趕緊趁這個時候,扶著奶奶躲避到安全的一處角落。

宇文邕被黑衣禁衛軍護在周邊,迅速移身走在前方,楊雪舞的身邊則同樣有兩名禁衛軍,卻是半拎著她的骼膊,強拉她以極快的速度向外撤退。

「別拉!我可以自己走!」她微微抵抗著吶喊,卻沒半個人搭理她。

「雪舞!」她猛然聽見高長恭的叫喚聲,回過頭來,遠遠望見他充滿擔憂的面容,但還好的是,他沒有身中毒箭,挺拔的身軀昂然而完好地站立著。

她露出燦爛的笑容邊走邊大喊:「我很好,我決定要隨阿怪去周國了,四爺保重!」

說完她沒多將視線停留在高長恭正僵在空中不動、狀似依依不捨的那隻手,而是含笑看著阿怪向前離去的背影。

在那麼短的時間內,她的心情恍如又經歷了一次重生,而這次,她選擇了不一樣的道路。

她還記得在自己墳墓前因悲痛過度而許下的願望:如果人生可以重來,她一定會抓住她該抓住的幸福,放棄她該放棄的執著。

她想,大概沒有別的可能,一定是天女花聽到了!而且願意造就奇蹟,幫她完成這個不可能的願望。此刻,她的心中有著說不出的安慰與滿足。

 

—————————————-

【八年後】

今日,宇文邕度過了他三十七歲的壽辰。這一晚,數量驚人的火樹銀花在長安城夜空滿天綻放,幾乎所有的長安居民都可以參與這個盛況。

位處皇宮外的某處觀景露台上,四周可見有禁衛軍圍繞及宮女隨侍。楊雪舞一身皇妃宮廷裝扮,顯得典雅隆重,但她的體態看來並不輕盈,似乎是身懷六甲之姿。

她左顧右盼,慈愛地望著身邊的兩個孩子。

她一隻手牽著已長成個漂亮姑娘的宇文貞,另一手則牽著一名四歲大的小男孩,徐徐走向露台外。三人遠遠便望見宇文邕嘴邊噙著一股燦爛的笑容,伸手向前迎接他們。

小男孩五官精緻,一雙濃睫大眼俊俏得緊,他頭戴錦冠,穿著同樣隆重但不奢華,名字叫做宇文平,是楊雪舞四年多前歷經千辛萬苦產下的皇子。

眾人一起興高采烈地看完火樹銀花後,此刻,宇文平正興奮地與宇文貞手拉著手,四處嬉戲奔跑,隨侍身旁的幾名宮女傷足了腦筋,只能跟著他們後頭一起跑,深怕擁有尊貴身分的公主、皇子跌傷了。

一旁獨處著的兩人正待在觀景露台最高處,宇文邕牽起楊雪舞的纖纖玉手,柔聲道:「有沒有哪裡感到不舒服?懷著六個月的孩子走到這兒來,真是辛苦妳了。」

「走路那兒算是辛苦了?要做出這麼多火樹銀花才叫辛苦,雖然有一班工匠幫著我,總還是得從頭盯到尾才放心。」楊雪舞提起這件事,不由得想起壽辰前最後幾天,她真是把自己累壞了。

但方才望著滿天火樹銀花綻放,她的心情也如火花怒放般大好,希望這份為阿怪祝壽的心意能同樣帶給全長安城,不,全大周國的人民一個祝福,那怕是僅讓大家感受到一瞬間的幸福與驚喜也好。

「真是改不了妳這性子,記住!壽辰年年有,下次懷著身孕可別這般勞累了,知道嗎?」她這鑽研起喜歡的東西就沒完沒了的性子,著實讓宇文邕感到擔心。

「好,我答應你。但是阿怪要答應我,不管我肚子裡的這個小傢伙是男是女,都要取名為安,宇文安。好嗎?」楊雪舞語聲堅定地提出要求,這已經不是她第一回提起了,只是一直還未得到宇文邕確定的答案。

「這個名字挺好的,朕怎會不答應?只是朕始終不懂妳為何要如此堅持,連平兒的名字也是,在出生前便提了好幾回。」宇文邕疑惑道。

楊雪舞心中的千言萬語化作一道微不可察的輕嘆,嘴裡卻避重就輕地答道:「因為我是天女啊!當然知道取什麼名字對孩子最好。」

「妳當然是貨真價實的天女。」宇文邕語氣中充滿了說不出的驕傲與疼愛。「若沒有妳,朕怎會贏了氓山之戰?還在千鈞一髮之際打敗宇文護、救了貞兒,更在高緯甫即位便掌握時機,立馬打敗齊國、統一北方……妳是萬能的天女、朕的福星、真正的幕後大周皇后!」

「別胡說!這話讓人聽見了怎麼得了?阿史那姊姊才是真正的大周皇后,我只是個小貴妃。」楊雪舞聞言馬上看看四周,焦急地將指頭放在人中上頭,做出噤聲的動作。

「小傻瓜,擔心什麼?這話是朕親口說的,妳還怕人聽見?皇后知道妳對大周不可取代的貢獻,立下的功勞每一樣都至為關鍵,足以鎮國,就算再怎麼不情願,心中也早已折服於妳。」宇文邕寵溺似地捏了捏楊雪舞柔白細嫩的臉頰。「現今大周國之中,除非宇文護死而復生,不然以朕的本事和妳天女降服人心的地位,朕不知道還有誰會敢動妳一下?」

片刻,又有些語重心長地說道:「說實在的,皇后一直擔心自己的寶座會在朕進攻突厥之後再也不保,改由妳上位,朕卻沒有這個打算,她的賢良謙恭識大體,加以統領六宮的手段與本領,是最適合坐於皇后位子上的女子。」

「說的不錯,雪舞絲毫比不上阿史那姊姊母儀天下的崇高典範,只能當個野ㄚ頭在皇宮裡混混日子,連在重要節日裡梳個正式的妃子頭髻都感覺度日如年。」楊雪舞深吸一口氣答道,這麼一提,她似乎又覺得自己頭上那個高貴典雅專屬於皇妃的大器超高髻,彷彿又再沉重了幾分,不由得晃了晃腦袋。

「正是,以妳的個性,待在皇宮中已是憋屈難耐,朕不願再多加束縛礙著妳的自由,只有活力十足、古靈精怪的楊雪舞才是朕心目中的那個俏佳人。」宇文邕又再附和說道。

宇文邕一直以來對她額外理解包容的態度,直讓楊雪舞覺得自己所託非人。無論從明年開始,未知的命運將變得如何變化,為了阿怪著想,她從不曾後悔走了那麼多坎坷的道路,甚至最後選擇更改命運。

「過了今年冬天以後,朕決定要出兵突厥,那裡是皇后的故鄉,這一仗對她來說實是一種凌遲,朕感覺自己勝券在握,皇后的犧牲,朕會永遠記在心中。」宇文邕自信的語聲中伴隨些許無奈。

「嗯,無論阿怪做什麼,雪舞都會支持你。」她的眸底一片柔情,臉上綻開一股令人眩目的燦爛光芒,有如閃爍在黑夜裡的星光,清澈璀璨,光亮無比。

宇文邕望著她的深深眸底,彷若真的有股神秘的力量能讓他感到安心,覺得幸運之神總與她同在,同樣支持著自己。

一開始,他有大半的原因,只是為了楊雪舞看起來像是天女,他需要一個天女提振大軍士氣。

但他萬萬想不到,一個小小的天女、一名乍看普通到不值一提的姑娘,可以在他的心中埋下如此根深蒂固的情種。

宇文邕經歷自己從來沒有發生過的改變,慢慢地,他的心房因她而開、他的愛因她而偉大,他的幽暗因她而光亮。在她的面前,他可以自在地笑、自在地做他自己,就算完全不像個皇帝的樣子也無所謂。

他深刻體認到,這個天女,無人可以取代。

「支持朕?愛妃若想要支持朕,就再多生幾胎龍子龍女如何?」宇文邕摟著她的一側肩膀笑問。

「啊?你不正經,討厭!」楊雪舞嬌瞋不斷,一連串銀鈴般的笑聲在空中迴盪,不一會兒靜默下來。

被宇文邕拉到懷裡的楊雪舞動彈不得,笑聲的起源全被眼前的男人深深堵住,她輕搥了下身前堅實溫暖的胸膛,以示抗議。半晌,環住後腦的手臂依舊沒有放鬆的趨勢,她乾脆就閉上雙眼,不管眾人迴避的眼光,沉溺在這股鐵漢溫柔裡。

朦朧月光下,一對璧人擁著濃得化不開的深情,不需言語,用最深刻的溫度傳遞著彼此間的愛。

正所謂只羨鴛鴦不羨仙,他們只願今生一直相依相守……若有來生,定要緣過七世。

 

「全文完」

 

1-30章   31-60章   61-90章   91-大結局

 

 

 

 

**作者來解釋一下這個結局,本來預想的是結束於賤民村那段,以雪舞答應邕的話去周國做結,留下懸念與開放式結局。但最後還是補上了個八年後。
我想這一篇可以隨君愛好,看作有三個結局,一是兩人同在天上歸去,二是回到過去改變選擇,但未來靠讀者自己想像。第三是八年後,改變歷史的圓滿結局。
那個八年後的內容參酌了很多網友給的意見,雖短,但力求圓滿,請原諒澎湃的大格局不是本人寫作風格,故最終還是結束在小情小愛。
結局重點滿足很多希望:貞兒出現了,邕舞有孩子,而且是跟本尊生的,邕年過36歲還沒死,而且國家豐饒、政局穩定,大有統一天下之勢(詳情沒寫出來),還加了些舞對平安的懷念、邕對阿史那的疼惜,然後還有最後的甜,什麼都是一點點,但什麼都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