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奇蹟之花

朝日破曉,緩緩升起,霞光燦爛著雲彩,透過晨霧,從層層疊疊的雲端中照耀大地。當清晨的露珠才剛從葉片上滴下,沒過多久,楊堅一行人就浩浩蕩蕩地跨進了白山村。

楊堅一直知道,白山村的所在位置就在不遠處,但昨日進山太晚,天黑之後不適宜帶著大批人馬在陌生的山路上行走,是故大夥兒野營了一晚上,今早甫一天亮便出發,此刻,終於到達了久違的白山村。

虛弱的楊雪舞緩慢走下了馬車,相隔這麼久一段時間,再見到眼前既熟悉又思念的房舍景物,卻是破敗地不堪回首,連路旁原本在這時節會繁茂盛開的幾株紅桃白梨,也只剩枯槁委靡的樹身,在風中微微搖曳著。

眼前的景色彷彿是一場夢,楊雪舞腦中所勾勒起往日的珍貴回憶,似乎更為真實。她心裡禁不起一陣被猛力揪住的疼痛,眼角泛淚。

她記憶中的白山村,終究只能成為記憶!甚至連她,也不是原來楊雪舞的模樣了!

收拾起憂傷不捨的心情,一進入水檞木屋,楊雪舞就開始假裝整理奶奶的遺物,好像她所謂的大事,真的只是如此單純一般。

楊堅授意獨孤迦羅,以幫忙之名在一旁行監視之實,正毫不客氣地翻看她所整理出的楊林氏遺物,這樣失禮的舉止,直讓楊雪舞猛皺眉頭。

而從門口望出去,隱約還可以看見有好幾名大漢待在不遠處,繞著水檞木屋守衛著,楊雪舞知道自己現在根本沒有任何逃走的可能,讓她不由得暗嘆一聲,只能專心先收拾好遺物再說。

奶奶的遺物其實說是普通也很不一般了,一根充滿七彩顏色的拐杖,充滿神祕氣息。許許多多的書籍、紙張,充滿歲月年華的痕跡,字裡行間不但添了記號還有滿滿的註解,更有楊林氏本人的手稿,不過的確都是些關於醫術的東西,看來沒有什麼可疑之處。

孤獨迦羅疑惑著,這些醫書有珍貴到要楊雪舞不顧一切回到白山村來取的價值嗎?難道是她見識淺薄、看不出其中的珍貴之處?

幾個時辰後,整理奶奶遺物的工作告了一個段落,時近正午,楊堅帶來的人在村子裡找了個舊灶生火煮飯,也有人去做打獵、取水之類的雜事,但更多的人仍是牢牢守著白山村四周,不讓楊雪舞有一絲逃走的機會。

楊雪舞的眼珠子低溜溜地轉著,不是想著怎麼逃走,而是思考著如何去摘取天女花。楊堅的守備如此森嚴,以她目前虛弱的身子,就算是真摘取到花,在此深山之中怎麼也逃不走。

她放棄逃命沒關係,但煩惱的是要怎麼確認奇蹟真會發生在阿怪的身上呢?

片刻,她故意伸了一個大懶腰,對著獨孤迦羅道:「獨孤姊姊,我們忙了一上午,也該歇歇了。我中了毒手腳無力,但我想去奶奶的墳上祭拜,妳可以扶我過去嗎?」楊雪舞知道眼前之人不可能放她獨處而不監視著她,是故她主動要求獨孤迦羅陪在身邊,且上墳一事顯得理所當然,不易引起她的懷疑。

「當然可以啦,雪舞妹子。」獨孤迦羅客氣大方地回道。

當兩人並肩攙扶著走到楊林氏的墳墓前,遠方守衛著的幾個大漢沒有靠得更近,而是環在周圍注視著這兩人的一舉一動。

因楊林氏原先是假死,真正下葬墳中甫滿一年,墳上雖滿佈雜草,但仍看得出重新翻整後新葬的痕跡。楊雪舞繞著土墳仔細查看了一會兒,草是長得夠多夠密了,但就是沒看到有生什麼花啊!

楊雪舞在奶奶的墓碑前跪下,誠心誠意地向奶奶懺悔自己的不孝,不能親自照顧她到終老,不能在她彌留之際陪伴在身邊。雪舞也虔誠地拜託奶奶,希望她能保佑自己逃過這一次劫難,還有,順利得到天女花的幫助,讓阿怪也能夠逃過閻王的索命。

她口中念念有詞,向奶奶誠摯祭拜之後,整身俯下向著地面跪拜,同時嗑了三個響頭,心中同時吶喊著:「奶奶,求求妳一定要保佑我……奶奶……」

一陣異樣的清風突然吹拂過楊雪舞的鬢間,讓她感到前所未有的舒爽,幾乎是同時,她望見墳上雜亂的草叢中透著一抹不一樣的色彩。

楊雪舞驚喜萬分,卻必須強作鎮定,一副若無其事貌,只是欲拔整雜草、整理墳墓的姿態,慢慢地朝那一抹色彩靠近。儘管期間從胸口傳來心臟劇烈跳動的聲音,大到連她自己都嚇了一跳。

片刻,一朵紫色的芬芳在眼前現身,讓楊雪舞的眼珠瞪得像個銅鈴那麼大。

找到天女花了!創造奇蹟的天女花!能救阿怪性命的天女花!

「雪舞妹子,妳怎麼了?身體又不舒服了嗎?」獨孤迦羅不由得問道。

看到她停在原地好一會兒定住不動的異樣,她疑惑著,上一次吃藥是昨日晚上,她現在是會感到全身無力,但不至於會難過到無法行走,況且方才還好好的。

「不,我沒事,非常好。只是想起與奶奶在一起的許多事,有些觸景傷情……」楊雪舞趕緊解釋道。她努力回想奶奶放在錦囊中薄紙裡的乾燥花瓣,的確是豔紫色,上頭帶著細細的,有如金線般的美麗紋路。

再望著眼前之花仔細確認著,花兒不似牡丹大氣,也不如玫瑰高雅,天女花不過一隻食指方圓大小,沒有繽紛盛開的鼓譟,她像是才剛從沉睡中甦醒一般,花瓣慵懶而微微地展開著,黃色的花蕊透著些許的淺紅,神祕而清麗,就像是傳說中天女給人們的印象一般。

楊雪舞暗喊一聲:「得罪了!天女花!」後,便伸手摘了花,故意捧在手上對獨孤迦羅喜道:「獨孤姊姊,妳看,好漂亮的一朵花,可否幫我插在頭髮上添香?」

獨孤迦羅看不出天女的遺物秘密,本有些不悅,此時只能勉強地笑一笑,接下花朵斜插在楊雪舞的髮簪之側。心中怨道在這種時候,她竟還有心情摘花打扮!莫不是自己與相公這一大票人被帶來這裡的事,當真是被當猴子戲耍了一場?

楊雪舞露出安心滿意的笑容,這女孩兒看似愛美的行徑,並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懷疑。任誰也不會想到,巫族強大力量的秘密,竟會和一朵平凡的花朵扯上關係。

「謝謝獨孤姊姊,再等一會兒,讓我和奶奶說些話後便離開。」她一說完這句話,隨即自然地轉過身子,不讓獨孤迦羅有機會從她的神情中看出任何異樣。

她垂下頭、閉上雙眼、十指交握,甚至還雙膝跪地,對著土墳上的墓碑喃喃自語,心中卻是默默地向天女花祈禱:「偉大的天女花,若妳真有著歷代族人所傳言的神奇力量,求求妳創造奇蹟、救救阿怪,助他逃過這一次的劫難吧!雪舞發自內心最大的誠意,求求妳、拜託妳了!」

如此來來回回在心中複頌了幾十遍,楊雪舞才深吸一口氣站起身,轉頭向獨孤迦羅說道:「有勞姊姊久等,雪舞要對奶奶說的話都已經說完了。」

「嗯……那好,我們趕緊到屋前去吧!」獨孤迦羅呆立原地,感到無可奈何,仍是不知楊雪舞心中打的是什麼算盤,只能無精打采地叫她到屋前去用午飯。

獨孤迦羅走在前方,楊雪舞僅差一步跟隨在後,誰也沒有看見她頭上那朵平凡中暗藏玄機的神祕花朵,花瓣上的條條金線紋路,正隱隱發散著耀眼的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