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鏢行運寶

「你說是這麼說,好像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其實我知道你還有不少打算,不然也不會在我們回到白山村時寫那封信。神神秘秘的,你待會兒一定要對我說清楚。」楊雪舞噘起小嘴,仍是一副擔憂貌。

「呵,不急!妳到時候就知道了。」宇文邕自信地微微一笑,拉著楊雪舞走出小巷,繼續朝著前方大步邁進。「走吧!龍陽鏢局就在前面不遠,快到了!」

宇文邕所說的龍陽鏢局正處於洛陽一條大街的正中處,門面異常寬廣,檐頂上打著一大塊明亮寬廣的金字招牌,若不是生意興融、門庭若市,也該是已做出一番氣候的大家商號。

宇文邕毫不猶豫地踏進鏢行,不顧店前幾人上下打量他衣著、透著些許鄙視的目光,以帶著偌大氣勢的洪鐘之聲喊道:「叫你們鏢局最厲害的鏢師出來!」

在門前掃地、打雜的幾個小徒弟和雜役聞言都驚得呆了,紛紛停下手中動作直望著他。

片刻,一名衣著稍微正式、似為鏢師的青年站出來問道:「請問來者是什麼名號?來咱們鏢局前這般叫囂,敢情是要來踢館的!?」

「在下不敢冒犯,純粹是想試試貴寶行師父們的功夫如何,有沒有能力運送可比我性命一般寶貴的傳家物。」宇文邕言談間未失了該有的禮數,但也帶著一番叫人無法小覷的氣勢。

高高在上的強大氣場讓他的話聽來格外具威脅氣味:「若貴寶行的鏢師們皆不堪一擊,承接不下我這普通小民的比試,說我來踢館的,也未嘗不可。」

「你……你這廝狂妄之徒!」那名青年鏢師禁不住這幾句話的激怒,一句完整的回應還答不上,身子先衝了上來,說打便打!

宇文邕雙手交剪在身後,沉著不亂,幾個側身、後退、微仰,輕易躲開對方盛怒下的瘋狂攻擊。

最後他擺正身軀故意不加以閃躲,青年鏢師心下一喜,越加奮力出擊,在宇文邕狀似要迎上對方一拳之際,他伸出左掌,硬生生扣下鏢師左腕,同時間身體一側,右掌已劈向對方肩頸。

待左腕一鬆,年輕鏢師順著右掌的劈勢,狗吃屎般跌倒在地,左肩頸中掌處如鉛灌般沉重,疼痛地幾乎抬不起手來。

「放心吧!我沒下重手,紅腫外瘀僅是皮肉之傷,熱敷推拿一番,三日內便可好轉。」他面無表情地沉著說道,兩掌再度反手交剪在身後。

這幾下比試,高下立見,明眼人一看,更是明瞭其間武藝的差距之大。

青年鏢師漲紅了臉,才剛從地上爬起身來,拍了拍身前衣擺,準備趨前再戰,卻聽得一陣響亮的擊掌與稱讚聲:「公子一身好武藝!」

原來總鏢頭早已聽見前廳的動靜,不慌不忙地站在一旁觀戰。

「總鏢頭!那個人﹍﹍」青年鏢師大有告狀伸冤之意,卻被擊掌者舉手示意噤聲,訓誡道:「方才是你先出手偷襲,照理說咱們理虧,公平比試後還輸了,還有什麼好說的?」

那名青年鏢師滿臉憤恨不悅,狠狠地瞪了宇文邕一眼後,甩袖離去。

被稱作總鏢頭的那個中年人,面露莊嚴,不卑不亢地走趨前客氣說道:「本鏢行承接生意,信的是名號、實力與江湖地位,本鏢師從未聽聞過要接受比試一說。」

他看起來約五十來歲,一襲緊衣窄袖,顯得身形挺立、言行幹練,邊說話還邊撫摸著下顎間一把黑色的短鬚。

「那就當我是來踢館的吧!無論如何,此傳家物對我來說太過重要,運送過程萬不能有一絲閃失,是故只好比試比試,得罪了!」宇文邕依然強硬而霸氣地堅持已見。

「龍陽鏢局享譽百年,是洛陽同行之最,來客不相信本鏢局的實力,實是本人之過,好,在下就跟你比試幾招!」總鏢頭擺出迎戰姿態,簡簡單單的一招起手勢已看得出深藏不露。

宇文邕平時擅長騎馬、射箭,以及在戰場上與敵人生死相拚的劍招,雖說身手一流,對於拳腳功夫,他並沒有自信一定能贏得過眼前每日練武討生活的老江湖。

但傲骨與自尊讓他不知道什麼叫做輸與畏懼,只見宇文邕瞳孔微微一縮,全神貫注,不讓一絲一毫旁騖分散了自己的注意力。一個馬步站穩身軀,隨即接下對方凌厲且迅速的進攻招式。

眼前一招快過一招、一招強過一招,他吃虧在不識拳招的脈絡與熟練,但身子的敏捷與力度絲毫不見弱勢,打不過的拳招就閃,且閃躲得漂亮確實,但他反擊的拳腳招式也實在有限,傷不著總鏢頭半分。

過招百回合,總鏢頭不禁有些急了,暗自驚嘆,眼前這小子明明使不出什麼有路數的招式,自己自四歲起練武近五十載,竟絲毫傷不了他半分。

如此一來一往,打得難捨難分,數百招一晃眼過去,直到兩人一個正面猛力互擊,身子撞得分離開來。

「好了!」宇文邕搶先喊停,微勾嘴角,點點頭,露出贊許與肯定的眼色。「在下心服身服,信了總鏢頭的實力,相信以貴寶行在江湖上的地位,山賊宵小絕對應付的了,加上尋常人也不敢隨便打鏢物的主意。」邊說邊自衣襟內取出一錠黃金當作酬勞。「我的傳家寶物便交由貴寶行運送了。」

總鏢頭氣喘吁吁,運氣穩住氣息。不知是佩服宇文邕比自己年輕二十歲,竟能與自己過招數百下不敗,還是被他王者的氣息所震囁,總之再度望向他的眼神多了分敬意。

他拱手微一行禮道:「公子放心,你的寶物當由本鏢頭親自護送,以命相護,絕不出半點紕漏。」

宇文邕頷首示意相信他的人格,表示只將物品交由他一人查看,且必須嚴守秘密。事實上,他的比試挑釁之舉,並非完全是要測試總鏢頭的實力,他想要引起對方的注意以及對寶物的格外重視,來為此行運送路途多買上幾分保障。

畢竟是足以鎮國的驚世之寶……他也是好不容易才下定決心。

他由總鏢頭帶領著進入密室,慎重地從包袱中拿出兩樣包裹妥當的物品,一一掀開,並交代了鏢物運送詳情。

總鏢頭是見過世面的人,雖不知緣由,卻馬上知道這些物品的來歷不凡,連伸手接下時,手指都還在微微顫抖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