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落風崖

一路上馬車走得搖擺,顯得時間過去地更加緩慢,卻是實實在在地趕了幾天的路。眼見已到了昔日的周齊邊界,白山村自然也不遠了。

楊雪舞受制於人,雖然意識是清醒的,無奈迷藥的作用,讓她一路上昏昏沉沉的沒有力氣,加上她一個弱小女子本沒有飛簷走壁的功夫,只能乖乖聽話,沒有半分想要偷跑使計的念頭。

她正斜倚在馬車一側,想著到達白山村後要怎麼應付楊堅夫妻?又要怎麼不讓他們發覺天女花的秘密?行刺的事情怎麼辦?還有,要怎麼樣才能再見到阿怪……

這思緒不理則已,一理亂如蛛絲,越理越亂越弄不清,讓她原本昏沉的腦子想得頭都疼了!

突然間,前方傳來一句響亮的吆喝聲,楊雪舞可以感覺到馬車很明確地停下來,她知道這不是一個時辰前的埋鍋造飯,也不像是休息時間,更有些突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原來楊堅一行人已經行過壺口關,正往隱藏著白山村據點的那座大山走去。山路才沒走多遠,他竟看見前方叉路的其中一條,有人搬來擋路的石塊、雜物,幾個一般平民裝扮的人,正汗流浹背地做著搬運的雜工。

楊堅為埋葬死去的楊林氏,一年之前才去過白山村,很確定被擋起的路並非通往白山村之途。但他為人謹慎,疑心病也算重,心底既生出了疑惑,便特地大喊把整個車隊停下,自己則跳下馬,去詢問路邊一位穿著棕色衣袍、正看著眾人工作的官差。

「敢問差大哥,小的乃一介商人路過此地,見石塊擋路甚是疑惑,請問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情嗎?為什麼要把路擋起來呢?」楊堅偽裝成一般平民商人,以一種謙卑且疑惑的態度問道。

「哎啊,看你的樣子一定是外地人,難怪不知道。」棕衣官差蹙起眉頭很認真地說道:「這條路是通往落風崖的!這落風崖景色雖美、遊山玩水的訪客也絡繹不絕,每年到了差不多三至五月的時候,卻會不定時刮起奇怪的大風,雖然是很罕見,但這風勁道之大啊!足以把站在距崖邊二十來呎的人都給颳進崖下。」

楊堅奇道:「真有這種事?在下還沒聽說過有這種怪風。」

那棕衣官差又道:「就是說啊!我們附近幾個村以前也只是聽說,目睹過的還真沒幾個,但今年真是不巧,有幾個上頭的官爺出遊到這裡看風景,偏不巧遇上罕見怪風,就把兩個人吹到崖下去了。」

他搖搖頭,一副惋惜貌。「你說,出了這麼大的事,這在崖邊守著的其他官爺還有當差大哥,可不嚇死了嘛?馬上下令找人把這條路封了。」

「原來如此,天下無奇不有,多謝這位官差大哥解惑,小的還有事,先走一步了。」楊堅一聽放下了心,看來這似乎是件很正常的天災意外,並不是他的行蹤出了什麼亂子。

楊堅重新跨上馬背,對後頭大批人馬高聲喊了句:「出發。」大夥兒隨即動身,朝著岔路的另一頭方向行去。

坐在馬車裡的楊雪舞從頭到尾不明所以,只能被動地跟車隊停走。

她微微掀起了車簾一角,隨著馬車的前進,只能望見後方有一小群人正忙碌地搬運雜物,刻意擋住了路口,而樹立在人群之中一塊高大的木牌上寫著:「落風崖」。

 

—————————————–

午後的陽光炙烈,位於昔日周齊交界的壺口關口外,一處寬廣的空地上,一具黑金色的身子挺拔佇立,他身後的陽光閃耀奪目,猛烈照映下,他的面貌雖光亮地看不清晰,昂然立於人群之外的欣長身影,明確宣告了他與眾不同的尊貴身分。

經過兩天的趕路,宇文邕與宇文神舉已經到達壺口關,等了好一段時間,王廷均從雲陽宮調派過來的大批禁尉軍兵馬才陸續到達,人數約有二百餘人,此時一人一馬,皆身著軍甲、手持兵器,正排列整齊等待著前方天子的號令。

考量到宇文邕遠去洛陽是秘密成行,他不想驚動到皇宮,是故沒有調動壺口關內的駐守大軍,而是繞了一個彎,從雲陽宮調派隨行的精銳禁衛軍,以及宇文神舉帶來的禁衛軍人馬。

一番交代之後,宇文邕對另一名才剛抵達不久,現在正走向他身前打算跪下行禮的探子說道:「朕現在急著要知道近況,不用多禮了,直說吧!」

這名探子簡單行禮後,立即拱起手向宇文邕報告:「稟告皇上,兩日前,將軍夫人在城郊一家小食店內休息不久後又隨即出發。不過卑職發現,他們再度出發的人數似乎有所增加,可能是在食店內與某人會合後再一起行走。」

「跟誰會合?會合後呢?到哪裡去了?」宇文邕急問,神情略顯嚴肅,他心底隱約覺得這會合之人必定是楊堅。

「稟告皇上,恕卑職無能難以調查清楚,不過有一個好消息,在卑職趕來回報之前也很意外,因為他們會合後竟也是朝著壺口關方向而來。」那探子道。

「你是說他們現在就在不遠處?」宇文邕算了算時間,他們竟都是在差不多的時候朝著同一個方向而來,略感訝異,也有些驚喜。

「是的,卑職指派三名屬下跟蹤,沿路留下記號,只要往東邊這座大山行去,跟著記號走,一定可以找到將軍夫人的行蹤。」探子一邊道,一邊指著遠方一座大山的方向。

宇文邕抬首望去,有些吃驚,忍不住暗忖,這個方向……楊堅他們該不會要去白山村吧?那麼雪舞……?楊堅曾提起他救過端木琅的命,難道楊堅知道什麼事情?他的目的一開始便是雪舞?不,難道是白山村的天女?!

為的是得天女者得天下?

這麼說,雪舞現在很可能便在他的手上,所以他才知道前往白山村的方向。

但是,那白山村已是荒蕪一片,奶奶這個正宗天女更是已經過世,不管楊堅要的是什麼,若是得不到,雪舞的處境必定相當困難危險。

這個猜測讓宇文邕感到心慌,他不能放棄任何一個可能跟雪舞性命有關的線索,更何況,他本是專程為收拾楊堅這個逆賊而來。

「走!神舉,你跟朕立時便走。王廷均,你幫朕整軍備糧,隨即跟著記號追上朕,不得有任何延誤。」宇文邕命令道,語氣嚴峻而急切。

「是,微臣遵命。」王廷均應回道,目送著皇上與宇文神舉將軍跳上馬背,不消片刻,抬頭望去,他們的座騎已雙雙消失在滾滾塵土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