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皇位之爭

楊雪舞本來想先拖延著再想辦法,卻發現楊堅比她所想的更有心機,手段更加陰毒狠辣得多,看來似乎不只是為了怕違背上頭人的命令,而且懼怕自己奶奶的力量,而來單純拜託她想辦法為己保命。這個人的野心勃勃,一副勢在必行之貌,難道是為了高官俸祿以及地位權勢等一己私慾嗎?

他骨子裡發散的危險氣息,說明了他是真心要來完成他所說的目的,不惜殺人及任何代價。

楊雪舞因衍生的恐懼以及對人性突變的灰心,臉色越發地晦暗難看。但她不能慌張、不能挫折,現下沒有任何人知道她被楊堅擄走了。沒有人會來救她、沒有人知道她的行蹤。

她必須鎮定下來自救,她必須想法子跟眼前這個叛徒交涉。故臉露為難、輕描淡寫地說道:「楊將軍方才說不知道皇上是否會為了我放棄大周的權位,我在他心中既然這麼沒有地位,又怎麼可能說得動他半件事情?更別說隱居讓位這種大事了。」

楊雪舞有意試探他的虛實,故意以未確定之事當成事實,咬咬牙壯起膽子,斬釘截鐵般問向楊堅:「再說,太子不早是繼位儲君嗎?又何必做出如此違逆倫常之事?」

楊堅聞言果然臉色遽變,心中暗忖,這女人承襲楊林氏的血脈,也算得上是個正宗天女,沒有因為遇上危險便亂了方寸,心思慧黠細密,果然不簡單。

他故意不正面回答是否為太子主使其事,而回答另一個問題:「我見皇上待妳之厚,想必也早知道妳是楊雪舞的身分吧?若是知道,妳在他心中的地位可就大大不同了,皇上或真有可能因妳而放棄帝位。只是一時的威脅逼迫總是不靠譜,為了永絕後患,楊某想以妳佔有皇上一片鍾愛之情的獨特與信任,動之以情,加上以妳天女的身分,假造天命之言來說服皇上,並營造各種違抗天令便會造成不幸的假像,讓皇上自願放棄帝位。」

楊堅眨了一下眼睛,又再勸說道:  「就如妳所言,太子是當然之繼位儲君,也是以皇上的意向所授命,遲早都是皇帝,妳幫幫這個忙,讓皇上早日退位享享清福,還可免除一死,這樣有何不好?」

「當然不好!」楊雪舞氣憤大喊:「你不懂皇上的個性就不要亂說!他不貪生怕死也不受威脅利誘,更不迷信天地鬼神,他相信自己的力量,對任何事情都運籌帷幄。我跟了他那麼久,知道他最重視的是什麼東西——大周子民的安居幸福、天下百姓的依歸,是故他才要這麼痛苦地和宇文護對抗多年,只為取得實權來造福百姓。皇上那欲統一天下以拯救蒼生的高遠志向,你根本不懂!他是我所見過最英明有為的皇帝了。」

楊雪舞心想,如果阿怪知道他有這樣一個想殺他取而代之的兒子,一定傷心透頂。他不一定要自己當皇帝、享盡位高權重、榮華富貴,但他身負大周子民的寄託、宇文氏家族的延續,對他來說,絕不是自己退隱山林、與世無爭便好。他來不及完成的事,一定希望有一個同他一般有眼光、有謀略的英明子孫來繼承。

很可惜,這個眼光狹隘、不仁不孝的太子殿下,似乎不是個明智之選。

她既然知道阿怪的想法,就更不會違背他的意願背叛他、陷他於不仁不義了。

「哼!果然不虧是皇上最寵愛的紅顏知己。」楊堅冷哼一聲,漠然回應。

對楊雪舞所言,他暗啐一聲,心想就算真是如此,那又如何呢?宇文邕就算再英明神武,也敵不過命運的安排,終將是他的手下敗將。天下,註定是歸楊氏所有,宇文氏充其量不過是個過客,宇文邕縱是再如何掙扎也拿不回皇位了。

楊堅挑起一道眉毛,望著楊雪舞一張不假辭色的嚴肅俏臉,語帶輕蔑道:「不過,既然妳說皇上如此勤政愛民、那為何他那麼簡單就把朝政放下、帶著個女人四處遊山玩水,還把皇位交給太子暫代?一個有眼光有志向的英明皇帝都是這麼做事的嗎?」

「那是因為……」楊雪舞囁嚅著說不出話,眼眸中透著一股有苦難言的傷。

她知道,如果不是因為阿怪中了毒,剩下的時日不多,他一定不會這般消極地讓太子暫代皇位、遠離皇宮。他會精神抖擻地汲汲於朝政、眉飛色舞地與自己討論種種民情與治國方案。

他還會穿上一身黑金色的威風戰甲,任披風搖曳在半空中,神氣威武地手持戰戟、背掛長弓,衝刺在沙場前方勇猛殺敵。

他還會滅突厥、平南成,統一天下……攻無不克,這是他最大的夢想啊!

楊雪舞想著想著,心中不免感到有些哀淒,她暗嘆一口氣,默默做好了打算,阿怪中毒而命不久矣的事,她是絕不會透露的。不管阿怪對這皇位有什麼想法,想要再回到皇宮裡做皇帝、想要退位盡早找個明君繼承衣缽……她都會跟隨他、支持他。

就算是她苦勸無果,阿怪仍執意想要那不孝的宇文贇繼位,她也會坦然接受。

她唯一不會做的就是背叛阿怪。

因為她知道,阿怪能打開心扉信任的人不多,這男人看似堅強霸道,其實內心深處很脆弱,欺騙絕對比什麼都還要傷他的心。

現在她最該做的,就是依循奶奶的遺言回去白山村,搏一搏那最後的奇蹟,就算是她因此也得被楊堅的毒藥所害而死去,那就接受命運死去吧!

也許這樣,她就不用承受可能失去阿怪的痛苦,萬一阿怪仍是逃脫不了壽命將近的厄運,她還能與他一同攜手相伴在黃泉路上,多麼好的結局啊!

「楊堅,你的條件我全部接受,我也願意服下這特製的毒藥,只求你能讓我回去白山村一趟,這是你所允諾我的事。至於要不要協助你,這讓我想一想後再說吧,畢竟這是件大事,你知道皇上最恨別人騙他,就算我是楊雪舞,若被皇上發現了真相,我的人頭同樣不保!我不是不想幫你,只是太草率答應下來我也會害怕嘛!」楊雪舞收回飄遊的思緒,斂了心神,重新將注意力放在這難為的當下。

她沒有忘記現在首要最緊急的是什麼事,為了這件事,她可以連命都不要!因此為顧全大局,她的態度略微軟化下來,以半敷衍的態度答應下楊堅的條件。

楊堅望見楊雪舞的態度,不禁心中開始疑惑,說了這麼久的話,這個女人什麼都不答應,唯獨為了回白山村一趟,而對他所有的條件妥協。是什麼樣的重要大事能讓一向看來倔強且語富正義的楊雪舞如此重視,甚至不惜向他低頭。

本來只是隨口答應下來、想要楊雪舞逐步受制於己,最後不得不答應與自己合作的一番勸服之辭,沒想到她真的最終答應服下毒藥,如此不惜代價,只為搏得一回白山村的機會,這倒是楊堅始料未及的。

這令他好奇心大起,心想她重回白山村的目的一定是和她奶奶的遺物有關,不管楊林氏在白山村裡留了什麼,想必非常重要。

他對天女所擁有的力量一向極為神往與景仰,極想見識一下天女一族的奇術寶物,更思量這東西或許又可以作為威脅她的手段。

於是楊堅在懷中掏摸出一個瓷瓶,在掌中倒了幾下,再緩緩張開掌心遞出了一顆暗黃色的小藥丸,定睛望著楊雪舞說:「楊雪舞,妳寧可服下毒藥受制於我,也要回白山村一趟,好!我就答應跟妳回去白山村看看。不過我可沒那麼多耐心等待,妳只有幾天的時間可以考慮,從白山村返回洛陽之前,妳就必須給我答覆,要和皇上一起死還是要協助我,必得做出個了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