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迦羅之言

楊雪舞打開羊皮囊做的水壺蓋子,喝了幾口水後,感到身子舒服許多,便在食物籃子裡取了些水果與乾糧裹腹。

在接下來的路途上,獨孤迦羅不斷有意攀談,但楊雪舞對她充滿戒心,絕不對獨孤迦羅多說真話,又面對她的寒暄與關懷,一字一句回應的都是敷衍之辭。

獨孤迦羅眼見兩人之間的談話越來越僵硬客套,她索性開門見山,一臉認真嚴肅地低聲道:「娘娘,或許我該叫妳一聲雪舞妹子比較親切,妳身為一個女人……知不知道一個掌握權勢於身的男人,作為他的髮妻最重要的事情是什麼?」

「是什麼呢?」一直淺問虛答的楊雪舞仍舊短短一句回應。

「對我來說,全心幫助我的相公飛黃騰達、完成夢想便是最重要的事,相信對妳來說,也是一心為皇上著想,不是嗎?」獨孤迦羅坦言問道。

楊雪舞輕哼一聲,露出無奈的苦笑,卻沒有回話。她覺得眼前之人的話實在諷刺,自己和阿怪的命恐怕都要被楊堅拿來作為討好宇文贇的棋子利用,欲加害仇人的妻子對她說上這種話題,實在讓人覺得可笑可悲。

獨孤迦羅見她露出不以為然的神色,有些心慌,更是加了把勁直搗紅心言道:「雪舞妹子,我就開門見山說了,身為天女傳人,妳一定相信命運吧!那妳更應該相信妳奶奶說過的預言,命運是不能改變的,一個人該得到什麼、失去什麼,甚至該活上多少歲數,都是老天爺早已註定好的。」

一個人該活上多少歲數,都是老天爺早已註定好的……?

一個人該活上多少歲數,都是老天爺早已註定好的……?

一個人該活上多少歲數,都是老天爺早已註定好的……?

一路上獨孤迦羅的話說得再動聽,楊雪舞也一直當她是在說鬼話,沒當一回事。唯獨方才這句話最尾端的一句讓雪舞聽了入神,微微呆滯,她想起阿怪的事情,神色變得有些悽苦。

獨孤迦羅見她對自己的話起了反應,內心欣喜,趕緊打鐵趁熱再道:「以妳奶奶的預言所示,皇上他註定不能繼續留在皇位上,這個位子是當今太子的,他若想要罷黜太子之位,就註定不能留於世上。若妳真心為皇上著想,必當為他擋避災禍,如此妳與皇上或許會有一線生機,難道妳不愛皇上、不想與他白頭到老嗎?」

楊雪舞循著這些話的線索,慢慢聽懂了,原來是阿怪對宇文贇代政的結果不滿意,想要罷黜太子之位,宇文贇才會找楊堅來暗殺阿怪。偏偏楊堅曾聽過奶奶的預言,知道宇文贇註定一定會繼位,是故才背叛阿怪,選擇協助太子一方。

她當然不知道,這預言背後有著更深一層的祕密,楊堅便是未來取代宇文贇奪得皇位、統一天下的霸者。

「妳有什麼證據證明奶奶曾經這麼說過?為了暗殺皇上一事能成功,你們怎麼說都行!」楊雪舞悲憤莫名,厲聲喊道。

「雪舞妹子,我們也是食君俸祿,擇良木而棲,相公若不殺皇上,等同背叛太子,定會死於太子之手。而我們會來找妳幫忙,原因也是不願意真去做了刺殺天子這般的逆天大事啊!」獨孤迦羅反倒喊起冤來,以有些無辜的語氣委屈道。

楊雪舞深嘆一口氣,以目前種種情勢與脈絡來看,她嘴硬雖說不信,心底其實是願意相信獨孤伽羅所說的話,還有關於奶奶的預言也是真的。

因為,只有她知道阿怪身中劇毒的事,就算不是因為被刺殺或被篡位,他也做不了太久皇帝。加上宇文贇已經代政,又如此處心積慮要弒父、霸佔皇位,阿怪下位而宇文贇上位的情勢似乎是必然之趨,恐難改變。奶奶的預言其實不無道理。

她為眼前悲切而絕望的事實感到深深的憂傷。

「如果妳認同命運之說,那就應該助我相公一臂之力,這樣對你們只有好處。」這個一心要助自己丈夫飛黃騰達的女人,的確是十分盡責,使出了全力遊說。

楊雪舞感到些許遲疑,但心中一個聲音堅定地告訴她:無論如何都不該背叛阿怪。

不過,她好奇楊堅與獨孤迦羅究竟要她幫什麼忙,她都已經跟楊堅說過,阿怪的性格堅毅,不輕易受威脅利誘,也不信鬼神之說,更不會輕易放棄皇位,以她一個女人的力量,還能夠幫上什麼忙呢?

於是問道:「就算我肯幫忙,又要如何去幫?如果那宇文贇真是如此狠毒,皇上不會願意讓他繼位的。而且皇上根本不相信命運與鬼神之說,就算我再如何故弄玄虛,他也不會因為害怕天譴就讓出皇位來。」

「不怕,皇上的玉璽還留在身上,只要妳想辦法助我們得到帝之璽授,我們便能做出假傳聖旨,一旦聖旨送回宮中,太子藉此正式即位,皇上既無兵馬也無實權,再也無力回天,況且知道太子有殺他之意,自然也不敢回宮尋死。一切也就成了!」獨孤伽羅加緊說道。「如何?就算不故弄玄虛,妳也做得到的,只是讓皇上交出一塊璽印罷了,用偷用搶的都行,願意幫我們嗎?」

「我……願意考慮看看,你們答應給我幾天考慮的。」楊雪舞萬般無奈,她必須為得到天女花做出與他們經營起好關係的打算,不能先把話說死,而斷了阿怪的生路。

「還有,可以請伽羅姊姊幫我向楊將軍要求一件事嗎?如果我和皇上真的逃不過這一劫,我是說如果……如果一切失敗了,你們堅持要殺他,到時我會選擇跟他一起走。不過在皇上閉上眼睛之前,千萬別讓他知道是他的兒子要殺他……皇上在九泉之下會非常傷心的,拜託姊姊了。」楊雪舞搭著獨孤迦羅的手,以微微哽咽的聲音懇切地垂首拜託著。

「娘娘……妳對皇上可真是有情有義!」聽到楊雪舞不顧自己的安危願意與皇上一起走,她已覺得十分難得,這女人更是進一步為皇上的心情著想,不願他帶著被自己兒子暗殺的悲戚之心死去,聽到這兒,一向心思敏捷的獨孤迦羅不禁面露感動貌。

在她心中,覺得一夫一妻的組合、兩人都是彼此的唯一,才是世界上最美的愛情。獨孤迦羅覺得自己很幸運,自己的夫君給了她承諾,答應一生一世絕不納入其他妻妾,她為了這個承諾,願意傾盡一生。

而她看向眼前這名心地善良的小女人,望其情深意重的一面,心中其實是投緣喜愛的。她以夫君為天,之前偽裝害人、造謠生事的一切惡行只是為達成目的而使出的手段,並非真存惡意。

夫君它日若能真成帝王,她能夠彌補回報的只有心底深深的一個盼望,希望宇文邕能因此拋卻一切後宮粉黛,一心一意對待楊雪舞,好好過上後半輩子,這是她所能夠給她唯一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