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碧霄閣

宇文邕帶著端木琅走出御書房,眼見身邊的隨侍太監何泉還有兩個宮女也都緊跟而來,宇文邕不悅地下令:「你們待會暫且退下,在天祿閣外等朕傳令就好。」

「奴才遵命。」何泉躬身行禮道。

兩人一前一後加上後面三個隨從走了好遠一段路,到達目的地之後,楊雪舞這才看清楚,阿怪要帶她去的地方是位於未央宮內一座偌大的樓閣建築。

這座樓閣本身並不算太高,大約只有十來丈,但是建構在一座極高的土台之上,下方以數十根比百年大樹還要粗的柱子支撐著底台,這般強撐之下,此樓台硬是比不遠處的一般房舍高出了幾十丈。

尋著蜿蜒的小徑逐漸步上台階,再走到台階的盡頭,便是高高在上的天祿閣。

楊雪舞想著,這應該就是他口中的「天祿閣」吧!不過自己以前八成沒來過這裡,因為實在沒有任何印象。

把一干隨從留在外頭,進入天祿閣,她任由宇文邕領在前頭,直接拾級而上來到如有五、六層樓高度的頂層,加上土台以及石柱的高度,他們宛如居身小山坡之上。

走向一扇巨大開闊的雕花窗前,朝外遠眺,一座座如山巒層層疊疊起伏,又如棋盤般整齊坐落的宮殿,莊嚴壯麗,襯在宮殿之後的是湛藍的青天與遠方朦朧變化的壯闊山景,僅僅站在這裡,大周皇宮及河山的雄壯美好,一望盡收眼底。

這裡是全未央宮裡最高的建築,也是當初楊雪舞離開周國皇宮之後,宇文邕才令人將舊有的藏書地天祿閣改建而成的遠眺樓閣。

「好美,這裡真是個好地方。」楊雪舞忘情地自言自語。

「妳喜歡?」宇文邕站在她身後,冷眼觀察她的一舉一動。

「回皇上,奴婢當然喜歡,這般雄壯美麗兼具的景色不是到處都能看到的。這還只是今時今日的景致,若是加上晴朗陰雨、四季變換的變化,可想而知還有多少動人美景。奴婢相信要是心裡有什麼不高興,到這兒望望天、遠眺一番,在天地穹蒼之下,人瞬時變得渺小,所有不如意都會煙消雲散。」她像個孩子般好奇地轉來轉去、四處眺望,同時說出自己內心感想。

宇文邕輕瞇著一道眼睛,眼裡的笑意很深,臉上卻清清淡淡地看不出神情。不知道是因為眼前這女人無意中說出他建蓋這樓閣的原因,還是因為她在這樓閣觀景的感想和他一樣。

的確,為了忘卻煩惱,他早就不知道獨自在這兒徘徊過幾百回了。

「端木琅,朕下令妳轉過身,用妳那雙眼睛看看朕。」宇文邕突然對她這麼說。

楊雪舞轉過身,因為眼前男人突然冒出的這句話而感到疑惑與驚慌:他想做什麼?他該不會發現了什麼吧?若他真的發現了,我該承認嗎?我該如何解釋?

儘管滿腹疑問,她還是不得不按照宇文邕的命令,將一雙杏仁美瞳迎上他那雙好看卻凌厲逼人,有時又深邃地彷佛要將人吸入的眼眸。

「不是這樣,不要迴避朕的眼神,要直望著朕。」他嚴厲地要求著。

楊雪舞深吸一口氣,也勸說著自己:眼前之人是阿怪,沒關係的,他是自己的好朋友,不要怕,真的沒關係的。

放寬心後,楊雪舞的眼神變得柔和,靈魂深處的情感就這麼透在眼眸深處。

宇文邕咬緊牙,強忍內心的激動之情,閉上雙眼沉澱過後,臉上難得露出了溫柔的笑容。「知道嗎?妳很像我的一個朋友,一個非常重要的朋友。」

楊雪舞聞言身子震動了一下,故做鎮定道:「原來如此,不知道哪裡像呢?是鼻子還是眼睛?」

「不是容貌像,妳比她漂亮多了。」宇文邕坦言道。

「……!」楊雪舞無奈,這男人不是對著以前的自己,難道就說不出點好聽的話來嗎?

她記得以前的阿怪總是把她當成一生摯愛般不停地追求、以誠相待,原來自己在他眼中還是不夠漂亮的。楊雪舞知道這是事實,卻不自覺有些氣悶。

突然,她聽得宇文邕又說道:「但是在我心中,那個朋友比誰都還要完美、還要重要,世上沒有任何人能在任何一處比得上她。朕喜歡她望著朕的感覺,總是勇敢直視著,那麼地無畏、堅毅、天真、沒有距離,有時真會讓朕瞬間忘了自己是個天子。」

「但是……她卻已經不在了……」宇文邕背對著她,面仰望向天,眼眶有點紅,只是簡單說出口的兩三句話,卻好像把他的心給掏空了。

楊雪舞的眼眶和他一樣那麼紅,眼角的淚已經不爭氣地蓄積起來,沿著臉頰滴落垂掛在下巴上,她趕緊拉起衣袂,快速地抹去淚珠,趁著眼前那男人還望著天空沉溺在自己的情緒之時,偷偷吸了吸鼻子。

她將心思專注在男人的靜止與沉默之上,也許是他正在隱忍著一股強烈的情緒不在自己面前爆發,才會過了這麼久仍不說一句話。她幾乎可以感受到阿怪的背有一股微不可察的顫動,也驚訝自己竟然會有一股想要衝上前去抱住他、安慰他的衝動。

已經過了那麼久,他的心還掛在我的身上嗎?為什麼他看起來這麼地失落、這麼地孤獨?

楊雪舞多麼想要走上前對他說:阿怪,你是個擁有一切的皇帝,未來還有大片光明前景,你該去追逐屬於你的天地,不光是開疆闢土、統一天下、造福百姓,你還要努力找到心中的那個歸依,一個能夠讓你覺得幸福的女人……。

「就是妳,端木琅!」宇文邕猛然的回聲嚇得楊雪舞心臟劇跳不已,只能大大睜著眼睛傻在原地。

「皇上……!奴婢不懂。」她的聲音有些顫抖,包含更多的是疑惑。

「這裡的景致雖美,但需要的是一個懂得欣賞的知音,從今日起,這天祿閣更名成碧霄閣,妳就升任女史,住在這兒二樓的閣室之中,替朕管理此樓閣。這些動人的景致,以後妳愛看多少回便看多少回。」宇文邕命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