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太醫署

經過一番波折,楊雪舞終於以端木琅及醫女的身分留在了軍醫處。不過幾日,她便聽聞齊國殘軍大勢已去,周軍鎮壓鄴城數月後主力將班師回朝,而大部分的軍醫與傷兵則會提早動身,比皇帝宇文邕的軍隊先回到周國。

待在軍醫處的首日,楊雪舞正忙著替傷兵們診治及換藥,趙元榮走上前來不滿地盯著她的臉,搖頭說道:「醫者最忌汙穢沾染傷口,妳的髒臉髒手得先去梳洗乾淨。」說著請了個弟子打盆淨水交給她。

當楊雪舞清理完臉上的髒汙後,她換下一身宮裝,換上件要來的寬大青衣布袍,僅僅稍加修改,使其纖細高挑的身子不至於看起來像小孩穿大衣。她又解下頭上的宮人髮髻,只稍加將兩側秀髮梳理成小辮後挽起,其餘長髮不做任何打理,任其清淨樸素地披落於身後。

她的一身清朗裝扮少了些女孩子家的嫵媚,多了幾分素雅與英氣,卻難掩她仍是美人胚子的事實。

當趙元榮發現端木琅的美貌之後,曾一度萌發私下佔有之心。但隨即一想,此女由楊堅將軍引薦,目的是為了討好姚公,日後如果問起,他可如何交代得過去?此舉萬萬不可。

再一細想,姚公好和平,不喜是非爭端,若讓貌美醫女待在太醫署內,日後必遭妃嬪嫉妒,也易衍生事端。不如勸姚公極早將之獻給聖上,既可討皇上歡心,也可以就近照顧皇上日漸虛弱的身軀。若能因此幫上忙,自己也算是大功一件。

關於宇文邕身體微恙之事,只有幾位太醫知曉,趙元榮是主事軍醫官,自然是其中之一。不過他身中劇毒將不久於人世的事,卻只有太醫署的姚公,即周國名醫姚僧垣明白詳情。

姚僧垣行醫多年、德高望重、醫術高超精妙,為眾人所推崇,卻獨獨不擅毒術,對宇文邕所中的奇毒束手無撤。他曾為皇上四處求醫無果,現在也只能以他對五行經絡的精妙判斷,時不時為皇上針灸、開藥,以減輕他的病痛,與盡可能地保命延壽。

 

——————————————

【多日後,周國皇宮太醫署】

「姚大人,下官冒昧,帶了個人來見你。」趙元榮身後跟了個年輕姑娘,一襲素淨青色長袍,身上沒有任何珠釵首飾,一頭過肩長髮分成幾條髮束隨意挽起,這身裝扮襯著她一張清麗脫俗的俏臉,卻也相得益彰。

當時在皇宮禁地,醫女這種職位還很罕見,有的幾乎只是不諳醫術,僅是從旁協助太醫的普通宮女。姚僧垣望見趙元榮身後的端木琅,滿臉狐疑,心想這姑娘是誰,為何來太醫署這種正式地方,難道是趙元榮的眷屬?

趙元榮看出眼前之人的疑惑,趕緊把找來端木琅的來龍去脈告知姚僧垣,他輕挑眉毛,頓了一會兒後,也一併把他對端木琅容貌的考量,盡數相告。姚僧垣摸摸自己的銀白鬍鬚,瞇著滿佈皺紋的眼睛微笑並思考著,也覺得趙元榮言之有理。

「這事我得琢磨琢磨,成不成還不一定。」姚僧垣一臉沉穩道。

「是,端木姑娘就勞煩姚大人照顧,若事成,還望姚大人在聖上面前為下官多美言幾句。」趙元榮行禮後,再抬頭望了不遠處隨意翻著醫書,等待他們兩人談話完畢的端木琅一眼後,才轉身離去。「下官還有要事,先告辭了。」

姚僧垣走近楊雪舞身邊,招呼她坐在自己案桌的對面,溫和有禮地詢問著:「姑娘,妳叫做端木琅,今年多少歲,習醫多久了?師出何人?」

「稟姚大人,民女今年十八,不曾拜師任何人,只因民女的奶奶是個醫術高超的隱士,家學淵源,民女自懂事以來便耳濡目染、習醫採藥,故今日有幸能展現幾分成果,全要歸功於我奶奶。」楊雪舞謙虛回道。

她年少之時尚不知好好學習,醫術平平,也常被奶奶責罵,待身邊發生過那麼多悲歡離合的大事後,她才知道若要幫助身邊的人,就算力量再微小,只要努力將自己的才能做到最好、發揮到極致,就是對所有人最好的幫助。

是故當她遭遇變故之後,無論是住在周國皇宮裡的日子,還是後來住在賤民村時,都勤奮不懈地在精進自己的醫術。

「原來是這個樣子,妳跟我過來,老夫想試試妳的醫術。」姚僧垣走到醫廬的一側,指引楊雪舞看向桌上的幾本醫書,他明日要詢問其中的醫理。

他心中同時想著,若要此女待在皇上身邊服侍,醫術倒是次要,只要有基本而紮實的功夫即可。事實上,人品好壞以及忠誠度才是他最介意的大事。

接下來整整一個多月的時間,姚僧垣屢屢刁難「端木琅」,欲試探她的醫術與品行,楊雪舞本著一股堅毅天性,又行得直、坐得正,一一接招應對。直到姚僧垣也覺得這姑娘確實不簡單,雖然有些迷糊天真,但醫術確實精湛,還精通事物之理,個性聰穎機智外,最難得的是人品正直、心地善良。

姚僧垣決定引薦端木琅當作照顧皇上起居的醫女侍者,比起一般的宮女,此舉更可以照顧皇上的身子周全。這樣,他也才能夠稍稍放寬心。

 

——————————————

隔了幾日,當姚僧垣奉召入未央宮的宣室殿為宇文邕診治身體時,便趁機一併將端木琅帶在身邊。

當楊雪舞跟隨姚僧垣的軟轎步行在永巷之時,她便猜到了要去的地方,心裡不時猶豫著要如何面對阿怪。幾個月前她才險些被士兵斬殺,逃過一劫後,她便覺悟身在皇宮必須謹言慎行,借屍還魂一事,不是誰都會相信及接受,一不小心便會惹上欺君殺頭之罪,所以說實話這事還是算了。

更何況阿怪的情意,她無法報得一分一毫,與他相認豈不是又要搗亂他的心海。楊雪舞搖了搖頭,她不願意!出宮一事,她寧可自己找機會,也不要再一次與阿怪牽扯,傷了他的心。

「姚大人,此行欲診治之人,可是當今聖上?」楊雪舞對著軟轎上的姚僧垣坦然問道。

姚僧垣沒有回應,心中卻有些震驚她的提問。這一個月以來,他對這姑娘的悟性與記憶力感到驚訝不已,好似她已經住過皇宮很長一段時間,對當今皇宮內情勢與妃嬪、內侍官等稱呼,只講過一次,就記得嫻熟。甚至對於偌大皇宮內的宮殿位置,竟也記得清晰!

殊不知,楊雪舞的確曾在周國皇宮裡住過好一段時間,而且見過面、說過話的皇親大臣,可能不見得比姚僧垣這個御醫要少。

沒多久,一行人到了目的地,姚僧垣下了軟轎,站在宣室殿大門近處徘徊不前,似乎是在猶豫著什麼事情。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他知道這個道理,也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於是終於在最後一刻下定了決心。他支開身後兩名年輕弟子與轎夫,單獨對著楊雪舞說道:「端木姑娘,本官想將妳安置在皇上身邊照顧他的起居,不知妳可願意?」

楊雪舞聞言訝異,阿怪身邊有那麼多宮女,何必需要她來照顧?而一旦跟在皇上身邊,日後要趁機偷溜出宮,可就更加困難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