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相認

「阿怪,你為何叫我愛妾?你不是一向叫我雪舞的嗎?還有剛剛是怎麼一回事?你……」楊雪舞突然停下腳步,如今靠近身旁沒有閒雜人等,她也不想再裝模作樣應付著男人。

「哼!」宇文邕不動聲色、以眼角餘光瞄了瞄四周,確定方才的視線不復存在,才以他凌厲逼人的一雙眼睛,加以一副高傲的姿態道:「朕高興叫妳雪舞,妳便是雪舞,朕高興叫妳愛妾,妳便是朕的愛妾,有何不妥?」

「你!」楊雪舞被他冷熱不定、霸道蠻橫的態度惹得有些生氣了,大聲說道:「阿怪,雪舞不喜歡你這樣,畢竟我們也算是朋友一場,你不能這般對我!」

這時卻有個小小人兒正繞過花園廊道的一處轉角,下一刻便出其不意現身在他們面前。「小馬兒!端木修儀?」宇文貞面露訝異,想來是聽到楊雪舞方才大叫的一句氣話了。

宇文邕故做鎮定,事實上他也真的看不出有什麼慌亂,只是轉頭貌似對著楊雪舞道:「別擔心,貞兒以前與朕的故友楊雪舞非常要好,她應該不會介意端木修儀的名字改成了端木雪舞。」這話上看來是對楊雪舞解釋、讓她安心的一句話,實則是故作自然地對貞兒解釋因由。

「改名?小馬兒,貞兒不懂,端木修儀與天女姊姊不是兩個不同的人嗎?她為什麼也要叫做雪舞?」宇文貞的神情沒有獲得解釋的釋然,她暗著一張臉訕訕問道。

「那是因為天女註定要回到她們應該回去的天上,但是又怕小馬兒跟貞兒寂寞,所以派了端木修儀來皇宮,這個端木姊姊也和天女姊姊一樣那麼好,所以小馬兒就叫她雪舞了,端木修儀也叫小馬兒阿怪。」宇文邕此刻不能理解宇文貞的心情,仍是像以前哄騙小孩兒一般對她說了個奇幻故事。

「是真的嗎?」她問。

「當然是真的!」他答。

「小馬兒又騙人,端木修儀也騙人,妳明明便是真的天女姊姊,就算變了樣貌,貞兒也知道的,為什麼不認貞兒、只認小馬兒,天女姊姊就這麼不喜歡貞兒嗎?」宇文貞晶瑩的眼眸中泫然欲滴。

她用完午膳後回到自己臥房,驚訝地發現桌上的花瓶不見了,席邊一塊易惹塵埃的毛皮被捲收起來,她的香囊、她的沐浴花草全都不翼而飛!

她立即差人來問,才知道小草與玉兒受端木修儀的教導,將她的寢宮徹底整頓了一番。

宇文貞立即聯想起這些天來端木修儀說話的模樣、上課的神態,她著急地翻看起宮女們手中所拿,端木修儀指導她們的手寫紀錄,以及治療她皮膚病的藥方,竟然全跟以前的天女姊姊一模一樣!

怎麼可能?那女人究竟是誰?

她並不如皇帝宇文邕一般,不相信鬼神、不相信命運,天真少女相信著天女傳說,相信著天女來去天上人間,即使變了個樣貌、即使已經過了四年,天女姊姊仍會回到她身邊!

她等不及一個時辰後的上課時間來臨,就趁宮女不注意時獨自跑了出去。

而當宇文貞遠遠看見自己熟悉的兩人朝宮殿走來之時,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女人竟然大喊了阿怪之名,還自稱是雪舞,這兩個名字簡直是瞬間翻攪出她沉寂已久的一段記憶,直將她晶瑩的淚珠逼上眼角。

宇文邕的解釋絲毫無法讓她動搖半分,她再也忍不住內心的渴求,語聲悲涼地大喊:「天女姊姊,貞兒好想妳,求妳……求妳……再也不要離開貞兒了!」

「貞兒!」宇文邕看見淚眼汪汪的宇文貞,心道她是誤會了,他真心能夠理解,除了面貌不一樣,就連自己這個見多識廣的皇帝也曾覺得兩人相似之處多不勝數、真假難辨,小公主就算會誤認端木琅是楊雪舞,似乎也不足為奇。

不過,只有他知道楊雪舞確確實實已經死了,他和貞兒同樣的哪一點點想望絕不可能成真!

正當他要走上前再對貞兒解釋什麼的時候,楊雪舞拉住了他的衣袖,帶著杏仁美目的那一張俏臉,神情何其認真,她輕輕擺頭示意不要過去,然後說道:「讓我來吧!阿怪已經將貞兒的事完全交給雪舞,我會想辦法勸她!你先離開。」

宇文邕刻意望著楊雪舞那雙同時透著堅毅與智慧的雙眸,明白她的用心,也願意相信她的能耐,於是轉過身欲朝後頭何泉的方向走去,只見他的側臉微微傾轉,朝著楊雪舞的方向,口中僅交代下一句話:「貞兒便交給妳了,若有什麼事情……朕的人在御書房裡……」

楊雪舞點點頭答應道:「放心吧!雪舞會幫阿怪的忙,不會讓阿怪失望。」

宇文邕聞言邪魅一笑,滿是信任的態度不言而喻,隨即大走走向後方,逐漸遠離。

片刻,楊雪舞走向哭泣的宇文貞,微微傾身,從懷中拿出一條錦帕讓她拭淚,同時輕聲說道:「妳說我是誰,我便是誰,想哭、想笑、想說什麼都對著我來,雪舞會守在貞兒身邊陪伴著,不會讓貞兒一個人孤單害怕。」

宇文貞聞言幾乎便要破涕為笑,興奮道:「貞兒就知道自己沒有認錯!那幾筒火樹銀花連大小與裝飾都和四年前一模一樣,妳怎麼可能不是天女姊姊!」

「唉!」楊雪舞輕嘆了一口氣,重生後這麼久,終於有人認出她來,而且毫無懷疑相信她是真正的楊雪舞,讓她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擔憂的好,也許這是天意的一部分吧!貞兒的心結需要天女來化解,更何況她無論再多說什麼也掩飾不過去了!

只好無奈解釋道:「是,天女楊雪舞回來了,一直待在這個叫做端木琅的女子身軀裡,妳可能不會相信,但天女姊姊是情非得已才變成這個樣子,就連阿怪也不知道我是楊雪舞,他只是依照自己的感覺認為我很像從前那個人,就把我封嬪留在身邊。」

宇文貞點頭如搗蒜,似乎在代替嘴巴回答:我相信、我相信!不一會兒又天真回覆:「這還不簡單,貞兒馬上去告訴小馬兒!他不信妳也會信我。 」語畢立即抬腿,一副恨不得要馬上衝去通知小馬兒的模樣。

「不、不要!我無意讓阿怪知道真相,事實上,我再過不到一年也會離開……他、離開皇宮回去尋找自己的家,阿怪其實認為天女姊姊已經死了,就讓他這麼認為吧!你也知道,他很喜歡……我,若是知道我是真的楊雪舞卻要離開他,一定會很傷心,不如還是讓他認為我只是端木琅就好。」楊雪舞趕緊阻止貞兒的妄動,對她說出自己的考量。

「怎麼會這樣?好不容易才再見面,貞兒不想讓天女姊姊走!」她緊緊地抓住楊雪舞的衣擺,表情萬般不捨、無限依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