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兩情相悅

平時以往,每當戰事之後眾軍瓜分美女賞賜,宇文神舉總是却之不恭,眾人還道是他不好美色,或是家裡那個明媒正娶的髪妻好爭風吃醋所致,其實真正原因是,個性正直的宇文神舉有所堅持。

「臣的確是不好奪人妻女,即使是敵軍亦然,不過兩情相悅下情況自然不同。」他帶了些羞赧說道。

「好!好個兩情相悅啊!朕倒想知道是哪家的大姑娘有此能耐。」宇文邕欣然微笑,興味大起,務必要宇文神舉一五一十將納妾之事交代清楚。

宇文神舉本不願接受齊國戰敗後俘下的妃嬪美人當做小妾或軍妓,只隨意挑選十來個平凡的姑娘隨他去并州府邸擔任婢女。但因緣際會下,某日他在自己府中發現了一個容貌秀麗、氣質清新的婢女,他壓根想不起怎會挑了這樣一個姑娘回家,却沒有任何印象。

一問之下,才知這美貌姑娘聰明勇敢,想法子給自己抹髒了臉蛋,目的就是不要讓那些周軍當下對她有非分之想。

她說,覺得自己果然是對的,她眼睜睜看著許多認識的女子都成了留營軍妓,而一些被賞賜給統兵將領帶回家的,可能也不過是個養在府中供褻玩的侍妾罷了。比起這,她倒寧可不被注意,做一個普通的婢女就好,以自己的勞力存活下來,至少還可以保得清白之身。

宇文神舉想起了當時的情景,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微笑。褪下一身軍甲、只著一襲便裝的他,毫無架子的簡單問話,一定讓這女子認不出正跟自己說話的是什麼人。

那時他看著這個姑娘眉飛色舞、滔滔不絕說著自己得意的小聰明,一副天真無邪的模樣,讓他覺得有趣極了,不禁戲謔般問道:「喔!那姑娘覺得自己弄乾淨臉之後,就再也不會有事,也保得了清白了嗎?」

「這……當然是,我不是已經被帶到這官家府上做了婢女嗎?還有,你到底是誰啊?不是府中雜役什麼的嗎?問那麼多幹嘛?」婢女理直氣壯地說。

「我是誰,妳看不出來?還敢叨叨絮絮這麼多話,該說妳是聰明還是糊塗呢?」宇文神舉側過臉,掩飾他對這女子表現天真過頭的搖頭竊笑。

「人家是看你為府中人士,又一臉正氣,好像很老實的樣子,而且…..」婢女的臉蛋泛上微微紅暈,話說到一半繼續不下去,她總不能對著眼前男人說他的模樣正是她喜歡的那一類型,所以很高興他三番兩次來搭話!

「妳到現在還不認識府裡頭的主子嗎?」宇文神舉一邊說話一邊目光清明地直望著她,惹得她臉上的微微紅暈逐漸擴散到了耳根。

「因為我們才剛搬進來……來來去去的人那麼多,那主子又不親自管事,管事的李總管和雲大媽我倒是知道。」那婢女唯唯諾諾道。

「那麼,妳該去問問李總管我是什麼人,再決定要不要對我說這麼多事。」宇文神舉用一雙炯然有神的厲目迅速掃過她周身一圈,嘴角噙著幾不可察的微笑:「先請教姑娘叫做什麼名字?」

「我名叫韓渚,家住齊國洛陽。」那婢女坦然相告,並給了他一個可愛中不失嬌媚的微笑。

命運的安排便是如此奇妙,偶然的巧遇讓原本遙不可及的兩人互生好感,進而陷入一段真摯的愛戀之中。最後,宇文神舉取得韓渚的同意,將她納作自己的小妾。

正當宇文神舉在宇文邕的逼問之下,打算三言兩語帶過他和韓渚的事時,他發覺眼前皇上的面容本是面帶欣喜,却在聽見一些他形容韓渚純真、善良,以及提及命運、巧遇等字眼時,面色漸漸晦暗下來,眸光裡的傷意毫無防備流露了出來。

宇文神舉立時知道皇上想到了誰,那個他摯愛一生的女人:楊雪舞。

「皇上饒臣一命吧!就別再問下去了。」宇文神舉拱手推辭,他並非不想繼續提到韓渚,而是不願皇上聞事傷情,反而把已經沉潛下去的傷痛再度翻攪而出。

「下去吧!沒事了。」宇文邕拍拍宇文神舉的臂膀,給予他一個極淺的善意微笑,又再說道:「對了!神舉,下次有機會把你的女人帶給朕看看。」

宇文神舉露出尷尬的笑容,回道:「臣……遵命,臣告辭了。」

宇文邕輕嘆一口氣,望著他卻行離去的身影默默低語道:「兩情相悅,直叫人羨煞!」

霎時,他的腦海裡冒出了一個女人的影子,那女人和楊雪舞的身影重疊在一起,簡直叫人分不清誰是誰。他傻了,自己難道真的把那女人當作雪舞的替身了,否則,他為何會突然興起一股好想看端木琅一眼的衝動?

他決定,今日就歇歇暫且停下批閱奏摺之事,去找端木琅吧!自己命不久矣,想做什麼不趕快去做,只怕到時連後悔藥也沒得吃。

他退下身邊一干隨從護衛的跟隨,堅持自己一人信步走向碧霄閣。

想著端木琅這女人的獨特之處,自己曾經在病痛與理國之事間痛苦掙扎,她卻好比暗夜中突然出現的一道燭光,三言兩語讓他看清自己的處境。於是他心中終於瞭解,一個國家需要的不單是一個凡事親力親為的君主,更重要的是國家的長久繁盛延續,成功不必在我。

他終於下定決心測試太子的能耐,放棄在有生之年伐突厥、平南陳的美夢,而不覺得可惜,他的心因而得到了自由,不可思議,這全是因為那個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