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充醫女

「你們幹什麼?放開我!我沒有做壞事!」楊雪舞驚慌地大喊,這下她不知道會受到什麼處置,搞不好就隨便安個罪名殺了,她再也安靜不下來,只能胡亂地尖叫做最後掙扎。

「這名女子是怎麼回事?」一聲問句如救星般劃破天際,遠方出現一名留著黑色鬍鬚的武將,身後還帶著多名部將,正往廊道上走來。

楊雪舞定睛一看,這人她認得,是楊堅,楊將軍啊!

楊將軍救我!救我!我是楊雪舞,天女楊雪舞!不過她這次沒有再笨到立即亂喊出這些話,她知道自己現在的模樣,這麼說恐怕又是罪加一等,只能用著極其懇切的眼神望著他,流露著悲憐、祈求,希望楊堅能突然大發慈悲、救己一命。

「稟楊將軍,此女子在廣場上不守規矩,險些冒犯聖上,卑職奉命將她帶往偏僻處斬殺了。」抓住楊雪舞的其中一人放開她,拱手向楊堅說道。

聽到這些話,她面無血色、心中大喊:天啊!他們果然是要立刻殺了自己,這些士兵太野蠻不講理了,她不過是不小心站起來叫了一聲阿怪啊!有這麼嚴重嗎?楊雪舞突然感到自己的腿嚇得有些軟了。

楊堅望著女子用泥土塗得髒汙的臉,似乎是有什麼疑慮,朝她多看了幾眼,然後才說道:「沒事了,你們下去吧!」

「是。」兩名士兵提起楊雪舞便要離去。

眼睜睜看著唯一能救她的人就這樣走開,楊雪舞絕望到了極點,突然間,她看到楊堅盔甲內的棉衣有什麼紅色的東西一點一點冒了出來,是血!楊將軍受傷了嗎?

她鼓起勇氣大喊出聲:「楊……楊大將軍,請等一下!」

這一喊,現場眾人都怔了一下。尤其是楊堅,他掉頭走了回來,蹙眉望著這名陌生女子,開口問道:「妳認識我?」

「楊將軍戰功彪炳、聲名遠播,誰不認識呢?不過民女認不認識楊將軍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楊將軍的左臂傷口裂開了,正在滴血,民女會醫術,請容民女為將軍診治。」楊雪舞用力咬了下嘴唇,深吸一口氣,然後挺直背脊,用她以往在朝堂之上與眾臣論政的鎮定語氣說著話,從容大氣的姿態令楊堅嘖嘖稱奇。

「有意思,妳會醫術,會醫術的女子不多。」楊堅饒富興味地望著她。

「稟將軍,民女不但會醫術,也懂許多天地萬物之理,更熟知周國禮制、稅賦、府兵、屯墾種種情事。請將軍赦免民女之罪,讓民女為將軍效勞,略盡棉薄之力。」楊雪舞知道這是她最後獲救的機會,趕緊使出自己壓箱寶的十八般武藝,期望眼前這男人能惜才愛才,饒她一命。

楊堅眼眸裡的爍光一閃而過,他問道:「妳是誰?叫什麼名字?哪裡人士?」

「民女為齊國後宮宮人,名為端木琅,家住鄴城。」她只得拿出她的新身分來應對,以免失了對方信任。

「把她放了!」楊堅下令道,同時嘴角勾起了一抹詭異的微笑,對著端木琅說:「效勞倒不必了,妳跟我過來,替本將軍包紮傷口吧!」

 「是,謝楊將軍饒命!」她立即感激地下跪叩拜。  

 

——————————————————-

楊雪舞本來以為,楊堅帶她去的應該是他目前在鄴城皇宮的休息地,卻沒想到,她被帶來的地方是臨時在一處大殿上搭起的軍醫處。

軍醫官趙元榮見楊堅突然來到,立即慎重出來迎接,並拱手行禮道:「末將不知楊將軍來此,有失遠迎,請將軍恕罪。」

「趙大夫正勞心醫治傷兵,不用如此多禮了。我為趙大夫帶來一名幫手,還請看看是否能幫上忙。」楊堅往旁挪了一步,向趙元榮引薦端木琅:「她是一名醫女。」

「咦,這姑娘打哪兒來的?」趙元榮問道。但他隨即發現楊堅的傷口,緊張言道:「楊將軍的傷口裂開了,請容末將為將軍診治。」

「讓這姑娘來吧!她是本將軍在宮中發現的人才,正好讓她顯顯身手。」楊堅一抬首望見趙元榮的神情,似是疑惑自己為何對一名敵國女子如此信任,於是又說道:「這姑娘的氣度、膽識皆不凡,本將軍是想請趙大夫測測她的醫術,如果這女子所言為真,醫術精湛的醫女一向難尋,日後返回大周,此女當可為太醫署姚公所用。」

楊堅解開盔甲讓楊雪舞幫忙醫治傷口,只見她熟練地清創、塗藥、包紮,不一會兒便俐落地處理完成,讓趙元榮眼前一亮。

誰知這時楊雪舞又以一名熟練的醫者口吻開口道:「不知楊將軍可否讓民女為你診脈,傷口無故裂開,必然與身子其他調和息息相關,不可單看一方來醫治。」

楊堅的嘴角微微勾起,帶了一絲肯定的微笑,同時伸出手腕讓楊雪舞診脈。她診了診脈象後言道:「楊將軍征戰勞累,元氣大耗,腎氣亦有所不足,此為民女開列之補身藥方,還請趙大人過目。」

趙元榮一見楊雪舞的藥方,便知這女子熟練醫書,於是又開口詢問關於人體五行及穴位之說,見她皆回答地頭頭是道,讓趙元榮連連點頭稱是。

「妳就留下來吧!等晚些日子回到周國,本官會帶妳去太醫署,男女有別,醫女卻難尋,一些女官、妃嬪老是嫌東嫌西,醫治有所不便,有妳在旁協助,姚公一定很開心。」趙元榮滿臉笑容道。

「多謝趙大人,多謝楊將軍。」楊雪舞望向趙元榮,又轉頭望了望楊堅,輕呼一口氣。心中的大石頭終於放了下來,雖然她還擔心著韓渚,不過眼前能先保住性命,已經是最大的幸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