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美人胚子

北風蕭蕭、冬景清瑟,端月裡的氣候仍是寒天凍地的,被強趕出房門的眾宮人,大多還來不及披掛上厚重外衣,這會兒已經有很多姑娘們大喊吃不消,央求官爺讓她們進屋取件保暖衣物。

幾個士兵嫌麻煩,正要斥喝著拒絕,卻見領頭的軍隊長帶著不滿的神情朝這兒走來,厲聲說道:「還不快兩兩分批帶這些宮人們去取衣,要是凍壞她們,上頭追究下來,想害死官爺我嗎?」

「是,屬下聽命。」幾個士兵同聲應道。

韓渚要楊雪舞低下頭特意朝邊角她剛剛買通的那個士兵靠過去,果然對方也意會過來,打發了他旁邊本來要走過來的兩個人,只帶著另一個同伴,領著她們回到臥房取衣。

「啊!得救了!冷死人了。兵大哥真是多謝你,等會我們自個兒把臉塗黑吧!」因為要加上外衣,姑娘們的手得以暫時解脫,這一刻韓渚興高采烈地彷彿像是已經獲救一般。

楊雪舞站在旁邊盯著她看,嘴角輕勾起微笑,遙想自己十六歲之前在白山村裡的日子,似乎也是如此天真爛漫到近乎不長眼。

「我說妳們這些後宮美女啊,平時得的賞賜應該不少吧!既然咱倆幫了妳們,我旁邊這弟兄沒道理連杯羹都沒分到,妳說是不是……啊?」那長著一對尖眼的瘦高士兵邊說邊手指頭動個不停,他看來年紀雖輕,沒想到卻是精明市儈得很。

也好,貪財不貪色的人現在才是她們的保命福星。

楊雪舞明白士兵的意思,想了想後在自己頭上摸來摸去,果然也找到一支跟韓渚有的差不多的珠釵,她立即取下來遞給眼前另一名微胖的士兵。

收下珠釵時,這士兵卻趁機輕摸了下雪舞的小手,讓她立刻電光火石般縮手並後退了幾步。「妳這姑娘長得可真標緻,若不是怕丟了這條小命,我可馬上…嘿嘿……」

這番話讓楊雪舞冒起了陣陣冷汗,她毫不猶豫決定待會兒馬上把臉塗黑,就算像個小乞兒也無妨。

想到這兒,她又舉手摸起臉頰,想起現在連自己到底長得什麼樣子都不知道!對了,房裡不是有鏡子?她三步併成兩步走到銅鏡前認真看了會自己的臉。

鏡中投射出的面孔讓她吃驚,那是一個她完全不認識的陌生女子。要說傾國傾城嘛?還沒到那種地步,但一張透白粉嫩的鵝蛋臉,搭上杏仁般水靈靈的大眼睛、直挺卻小巧的鼻子、恰到好處的微翹小嘴,五官精巧細緻,的確可以稱得上是個美人胚子。

房裡並沒有像外頭寒風刺骨般讓人難以忍受,但此刻楊雪舞的心卻如寒霜般冰冷。

她看見鐵一般的事實,她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一個漂亮又年輕的女人。

哪個女人不愛美?不愛青春年華?她卻無法因為這個改變高興起來。她渴望身為楊雪舞所擁有的一切,她想要出宮去尋找四爺和平安,她想要平凡無爭的生活,她甚至不知道要如何擺脫現在艱難的處境,得到自由。

但至少有最重要的一點,她沒死,人好端端地活了過來。如果她有幸能再和四爺重逢,讓他得知這件事,四爺會如何地驚喜萬分。想到這裡,堅執著這股信念,楊雪舞緊握雙拳下定決心,怎樣也要利用這皮相身分想辦法活下去,逃出宮外。

她走到床邊,用手指頭取了窗旁幾株海棠花下的濕潤泥土,醮在臉上,還用力抹了抹,看起來不會髒得太突兀,卻充分遮擋了她白皙的皮膚,模糊了立體的五官。再回過頭來壓低喉嚨粗聲說道:「士兵大哥,你眼花呢!阿琅哪裡美了?你說是不?」說完還醜怪地吊了下白眼,吐了吐舌頭。

那微胖士兵見了她這模樣,只微微搖了頭暗嘆一聲,隨即大喊:「好了,套件厚衣別耽擱這麼久,還不快過來讓我把繩子綁了!」

「好啦,大哥輕點力,繩子別綁太實,會磨皮呢!」楊雪舞看見韓渚也抹好臉走過來,更是故做粗魯地大聲說話,然後乖乖被繩子縛好走出門去。

「嘖!玩什麼花招?等走到了被賞賜的男人床頭前,脫了衣裳,還不都一樣。」另一個士兵一直在旁冷眼旁觀著,直到面前三人全都步出了房門,才眨著他細長而尖的眼睛,面帶鄙夷地走在後方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