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謎題

思緒回到原地,宇文貞重新振奮起精神與楊雪舞玩遊戲,這才發現她所說的「你畫我猜」其實不過就是個簡單的猜謎遊戲。

這是楊雪舞為宇文貞著想所提議的,因為只是光猜字謎,無論文字深淺都對年紀尚小的貞兒不公平,故她才想到用畫圖來輔助,也增加了遊戲的趣味性。

遊戲一來一往十幾回合,加上天南地北的閒聊,不知不覺就過了一個多時辰。楊雪舞經歷了之前種種的坎坷,好久沒有這種徹底放鬆心情、以回歸童心跟個小姑娘好好玩玩的心境,她自己也樂在其中,不由得認真起來。

「貞兒畫好了,至於謎題是:有風不動無風動,不動無風動有風。」宇文貞極有自信地提出問題,同時展示自己一個繪著大圓形,圓形下方立著一根長竹竿的畫作。

「嗯,我想公主說的應該是……扇子吧!」楊雪舞沉吟半晌後,馬上說出了答案。

「嗚!不公平!」宇文貞聞言頹然大嘆一口氣,沮喪地連背脊都快彎了下來。

遊戲進行得正熱烈,雖然沒什麼競爭機制,純粹只是好玩,這一大一小的遊戲本就不公平,楊雪舞聰穎,加上沒有故意討好宇文貞而刻意放水的意思,是故勝敗懸殊過大。

算起來,宇文貞已經連敗了五次都猜不出題來,但她出的題目,楊雪舞卻是百發百中全部答對。小公主不由得恨得牙癢癢,猛在心中抱怨:這個端木修儀的性子也真直得緊,怎麼就不會裝裝樣子讓她一回呢?那些平時一起玩的宮女還有其他親王的大孩子都會讓著她的嘛!

「貞兒不想玩了,真沒意思!」一陣氣憤下,她竟甩開了紙,還把毛筆扔在地上弄得一團黑,渾然不覺自己的無禮,只將兩手交叉在胸前顧著生氣。

「也好,公主出來好一會兒時間,想必宮人們正緊張地四處尋找,公主也該回宮裡去了。」楊雪舞望著宇文貞蹶著小嘴氣呼呼的模樣,沒有半點歉意或要討好的樣子,只是勸她要趕快回宮裡頭去。

她的心中其實感到強烈的不捨與心痛,還有著些許微的愧疚之意。經歷剛剛相遇到方才的短暫相處,她感覺到眼前這個小女孩長大了,卻也變得跟以前不一樣,才不過幾年的功夫,原來那個天真可愛的小公主,雖然仍舊可愛大方,脾氣卻變得刁蠻無禮許多。

她不知道是哪裡出了問題,難道是因為阿怪中毒以及忙於打仗、處理國事的緣故,忽略了貞兒,導致貞兒缺乏一個能好好管教她扶養她的人嗎?但是,皇宮裡不是還有皇后娘娘?至少也還有宮裡的嬤嬤啊?不論原因為何,這事實直讓楊雪舞感到不勝唏噓。

同時間,宇文貞心中卻想著,怎麼一個小小下嬪還敢管她那麼多事?加上方才遊戲玩輸了,不禁心生怨懟吼道:「想要貞兒回去,那妳就趕快輸給貞兒啊!這種以大欺小的遊戲,貞兒不玩也罷!」

「公主,這只不過是場遊戲!況且妾身一直猜對答案,代表公主的畫既清楚又詳細,謎題也出得淺顯易懂,才讓妾身這麼容易猜中,論理反而應是公主贏了才對。這遊戲是一種互助的趣味,本就沒什麼輸贏可言,如果是因為妾身出的題目不好,讓公主猜不中,是妾身的錯,妾身願向公主請罪!」楊雪舞心疼貞兒的改變,終於語氣放軟說了一連串好話哄她。

但這些好話似乎沒能傳到宇文貞的耳裡消了她的氣,只聽她更加氣呼呼地嘟起嘴巴嚷嚷:「貞兒不管,我定要妳真的輸了才甘願!貞兒要畫一樣世界獨一無二的東西,而且敢打賭端木修儀一定猜不到!」

「那妾身若猜到的話,公主可願乖乖回宮?公主偷溜到這兒來,宮人們相當著急呢!」她示意宇文貞將視線移往御書房門外,這才發現原來來找公主的兩名宮女已經站在那兒許久,因為看見宇文貞正在發脾氣扔筆丟紙,然後又氣呼呼地抱怨著,故等在門外守候不敢進來打擾。

「這賭注也行,反正這次貞兒是贏定了,要回去我自己會回去。但妳如果輸了就要跪下來叩十個大響頭,向貞兒賠罪!」她咄咄逼人、不容楊雪舞拒絕,馬上興沖沖重新提筆再取了張紙,繪了形似月娘加上星空點點,卻又在夜空中像點花一般,繪出了綻開的一團火花!「謎題:一點腥紅直衝上天,螢火紛飛,滿天星月無光。」

楊雪舞心想,這可簡單了,謎底分明是火樹銀花!但她若答出來會不會惹得貞兒起疑呢?

不管了!眼前之人是個稚嫩的小姑娘,又不是讓人提心吊膽的皇帝阿怪,胡亂編個理由應該也可搪塞過去的。

正當楊雪舞如此想著便要回答之時,突然又想到她這一答對,恐怕又會惹得小公主暴怒不已,先不論她這脾氣是好是壞、是對是錯,光是平白惹得這頓氣出來,就算真能把公主送回宮裡去,自己恐怕也不會好受。

現今倒不如以退為進,假裝認輸吧!那在貞兒面前的下跪、十個大響頭,就當作是楊雪舞不告而別,這些年來對宇文貞的虧欠,她甘願卑恭屈膝、她受得住!

「公主,夜空中怎麼可能開了朵花?又如何能讓滿天星月無光?妾身實在沒有頭緒,這題實在難猜,妾身輸了。」她假裝滿臉困惑,溫和地開口認輸。

「哈哈!貞兒就說吧!這東西是世界上獨一無二,只有貞兒的天女姊姊會做的東西,妳怎麼可能猜的到呢?」宇文貞揚起頭得意一笑,高傲地對眼前的女人說:「跪下吧!十個大響頭都要叩得清脆響亮,若有一個不響便要重頭來過!」

守在門外的太監以及貞兒的宮人見到皇上目前的心上寵妃,竟然拉了拉裙擺便向公主下跪,更貌似要叩頭的樣子,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情,一群人趕緊走上前攔阻。「公主,萬萬不可啊!修儀娘娘是皇上的寵嬪,無論發生何事應先請皇上定奪,不宜隨意讓娘娘下跪叩頭的。」

「她自己賭輸了賭注、甘願跪拜的,再說,難道我一個堂堂公主受不起她一個小醫女出身的下嬪一跪嗎?」宇文貞斜睥了說話的御書房守門太監一眼,滿不在乎地說道。

話才剛說完,她就聽到遠遠傳來一陣聲如洪鐘的大吼聲,驚得現場宮女太監全都垂首顫抖不已,連動都不敢動一下!「妳的確是受不起!貞兒,才多久沒好好管妳,妳可是越來越大膽了,連朕的妃子都敢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