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未卜先知

楊堅像是聽到了什麼不可置信的奇事,睜大雙眼,望著眼前愁著一張苦臉,卻自信一字一句說出「借屍還魂」驚人之語的楊林氏。

「世上當真有借屍還魂一事?」他滿腹疑惑問道。

「卜卦知未來、掌霧護村莊,這些天女所行之事你都知道了,怎還會對借屍還魂一事如此震驚?」楊林氏的語調依舊冷淡無波。「此術為逆天之最,歷代天女少有人敢親身一試,籌備更是曠日廢時,至少也需三年時間,連老身也沒有把握可以成功。此術如此嚴苛艱鉅,老身只好厚顏請楊將軍讓我暫居長安將軍府上,供給必須之物,老身也好在必要時刻就近為雪舞施上術之連結。」

「施術?但楊雪舞人現在不是好好地待在蘭陵王府嗎?」楊堅疑惑道。

「雪舞在不久後的將來,會被周國皇帝宇文邕接至皇宮居住,成為他有名無實的妃子,也只有位於長安城內的將軍府邸,可以作為老身最佳的施術據點。」楊林氏如預言般斬釘截鐵回道,讓楊堅驚奇不已。

他雖時任隨州刺史,但官拜驃騎大將軍、世襲父親隋國公爵位,在長安城也有著世襲的將軍府邸。若皇上有事召見,或例行的回都面見呈事之時,他的人都會待在長安。

天女預知之能力無所不包,彷彿能看盡未來的一切,這通天本領讓他興奮得止不住顫抖。

「前輩之通天本領,讓晚輩讚嘆不已,請受晚輩一拜,以後還望天女前輩助晚輩一臂之力。」楊堅雙膝下跪,朝楊林氏恭敬一拜,眼神有著說不盡的崇敬之意。

「楊將軍,恕老身說一句,你可拜錯人了!你該拜的應是老天爺,天女卜卦之事乃是上天原有安排,上天無此安排,天女也不能無中生有。卜卦僅是洩漏天機,逆天之事不應是天女所為,也絕對會受到無比嚴重的懲罰。」她嚴肅回道,臉上的愁苦之情又再添重幾分。

「前輩不必如此謙虛,這借屍還魂一術便是如此神奇,如果成功,那麼世上豈不等於有不死之術存在?」試問誰不想長生不死?楊堅聽聞有借屍還魂一術存在,更是喜上眉梢。

「相信楊將軍不會想要一試,施術者將會失去她的性命,還魂者將會失去她此生最為寶貴的東西!更何況老身死後,以後也不會再有通曉此術的天女存在了。」楊林氏暗著臉冷冷道。如此代價,歷代天女當然少有人敢親身一試了!

楊堅的臉嚇得有些蒼白,心中的失望之情難以掩飾。又聽得楊林氏對他道:「老身還有一事對楊將軍相求:幫老身在白山村蓋上個假墳,墓碑上就寫著『天女楊林氏之墓』吧!」

 

————————

【七個多月前】

在齊國,當楊雪舞成功還魂至已死的端木琅身軀的當下,一直被楊堅帶在身邊當作參謀、同樣位於齊國皇宮的楊林氏也同時倒地不起。完成艱難的九轉移魂大法後,她的身子幾乎無法動彈,僅存一絲清醒的意識,臥在床上等待著死亡。

一隻滿佈皺紋的老手突然伸出,緊抓住楊堅在戰場上受過傷的左手臂,使盡最後的力氣說道:「雪舞……已經成功還魂,但老身已來不及看她一眼。請楊將軍答應我幾件事,否則老身死也不瞑目,並用天女最後一絲精力詛咒楊將軍一生波折不斷、不得好死!」

楊堅恐懼了,他不是不知道楊林氏的力量,絲毫不敢有所怠慢:「前輩不要激動,有話好好說,晚輩當竭盡全力為您完成心願。」

他心想,楊林氏早已經占卜出自己是未來將要統一天下的霸主,唯一的阻礙是目前周國太子宇文贇,他為此還借機將自己的長女楊麗華嫁給太子為妻,求的就是要得到宇文贇的信任,還有了解他的虛實。

只是他也感到疑惑,他最為忌憚的人其實是正值盛年、睿智有為的宇文邕,但是這皇帝怎麼可能輕易將皇位讓給太子?難道其中有什麼重大變故?

只可惜關於這點,眼前的老女人總是什麼也不肯說。

「第一,我要你去找還魂後的雪舞所在軀殼,將這樣東西交給她,就說是奶奶真正的遺物。此物,你萬不得偷看。」楊林氏微弱地交代著,並將一個鐵製的小盒子勉強遞給他。

「這簡單,雪舞姑娘還魂之軀體有何身分特徵、位在何處?晚輩一查便知。」楊堅認真允諾道。

楊林氏卻瞇了瞇眼睛,似乎有些語帶保留地說:「那姑娘年方十八,來自齊國,卻為皇宮後宮宮人。」

「請前輩放心,周國後宮人數簡約,晚輩拜託親信查探,不需多久便有消息。」他再度允諾,語氣充滿了自信。

楊林氏滿意地點點頭,嘴角勾起了難得一見的微笑。楊堅只道是她得知遺願有人允諾完成,而掩不住內心的欣喜。

「第二,答應我絕不傷害雪舞還有她夫婿的性命,也不能為難他們。」楊林氏的聲音更加微弱了,卻一字一句說得清晰。

「前輩此言有待商榷,楊雪舞曾嫁二夫,這夫婿是指高長恭還是當今聖上呢?」楊堅蹙眉不悅,這宇文邕如今是他心上最大的隱憂,他怎能允諾絕不傷害此人?

「雪舞是高長恭明媒正娶的髮妻,而宇文邕跟她只是有名無實的夫妻,你說雪舞的丈夫應是何人呢?也或是,她重生後無法再回到從前,找了個新夫婿嫁了也說不一定。總之,無論在什麼情況下,你不得傷害他們半分。」

楊堅埋首深思,除了宇文邕,別人都不清楚天女皇妃為何突然離開皇宮不見人影,只有他留了一份心眼,刻意派人查探得知,楊雪舞帶著剛出生不久的孩子回到了高長恭身邊,夫妻兩人鶼鰈情深。這麼說,還魂之後的楊雪舞夫婿應當為高長恭無誤。「楊某答應便是,還有那第三條嗎?」

「死後,將老身安葬到白山村裡那個已經挖好的墓穴吧!」楊林氏說出此言時臉上一片安詳和藹,似乎是回想起好久以前的事情。

「前輩要求的事,對晚輩來說都不難,晚輩必當竭力完成,只是⋯⋯前輩始終不對我提及任何關於宇文邕命數之事,這叫我在奪權之事上好生為難。前輩可否⋯⋯ 前輩?」

「前輩!」楊堅注意到楊林氏那片安詳和藹的臉,透露著一股不尋常,她竟再也沒動過半下。

楊堅以手指探了探楊林氏的氣息,驚訝之餘深深嘆了一口氣,滿臉遺憾,隨後以手掌撫臉,替她闔上了眼睛,千萬不能死不瞑目。

他向幾個小兵吩咐,命令他們守著並替屍體蓋上布巾。安排妥當後才走出房門,準備和幾個手下部將會合,一同前去參加皇上為眾將士們所舉辦的慶功晚宴。

而後來,他就遇到了端木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