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黑衣人

深夜,未央宮裡的一處無人靜僻角落,月光皎潔明亮,斜斜輝映在暗處一個高大精瘦的男子臉上,男子身著一襲夜行黑衣裝,臉上蒙了條黑色面布,僅露出的一對眉目看不出太多情緒,微微有些著急的來回踱步,說明了他正在等待某人赴約。

片刻,一個小太監神情匆忙地低頭疾行,直直朝男子所在處前來。

小太監見了黑衣人,距離十步之遙便停下腳程,低聲問道:「公子獨自一人,欲行何事?」

那黑衣人從容回道:「月下酌飲,賞星不賞月。」

「志清拜見主公。」那小太監確認來者身分之後,立即恭敬地躬身行禮。

「你無事不會傳信息過來,可是找到了那命中女子?」黑衣人謹慎問道。

「志清不敢確定,但的確有進一步的消息。據主公所言之特徵,小人想法子查探後宮的所有宮女、女官,查詢年齡、出身無一全相符。但是⋯⋯」小太監慢慢地說道。

「但是什麼?還不快說?」黑衣男子的眉頭微蹙起,神情有些急躁,在這月涼如水的靜夜裡,他即使刻意放低了聲,這著急仍舊聽來十分刺耳。

被眼前男人催促著,小太監點點頭立即道:「聽聞皇上近日新冊封了一名來歷不明的美貌醫女為嬪妃,小的感到懷疑,想盡辦法打聽,才知道這名醫女來自太醫署,還是來自齊國後宮宮人。」

黑衣人聽了身子微微一震,似乎勾起他什麼回憶,眼裡投出異樣光芒。「這名女子叫做什麼名字?」黑衣人再度問道。

「回主公,她名為端木琅,據待在趙軍醫身邊的小童說,這女子是齊國人,年十八歲,條件與主公欲找女子相符,但其他相關情報,恕小人無法得知更多。」小太監據實以報。   那黑衣人大驚,猛然想起此女子,那舉止神態與獨特的才幹,的確有幾分楊雪舞的味道,他怎會沒有想到?原來搞了半天,當初人是在齊國後宮不是周國,難怪無論如何找不到,他竟被那個老女人耍得團團轉,拖延了這麼久的時間!

而且居然後來,這女子還是他當作個順水人情,親手送進周國皇宮的。

難道這也在那老女人的算計當中嗎?他不禁突然對天女一族的神機妙算感到忌諱與害怕。

「這女子當真已成為皇上妻妾了?」他面露擔憂神情。

「名分已下旨冊封,但尚未舉辦冊封大典。」小太監知無不言。

那就是說,等於這兩人尚未辦過正式儀式、昭告天下,這倒是有趣。」黑衣人想著這是個機會,照常理來說,皇帝寵幸過女子數之不盡,卻都不能算是妻妾,這納妾封妃的儀式何其重要,就算僅是下旨封妃,這祭天參拜的儀式沒正式完成,再怎樣也是名不正言不順。

既然行房與儀式之中有一項缺少,照理都不應算是正式夫妻,他當然把目標放在後者。

黑衣人從衣袖中取出一錠閃亮亮的金元寶,交給小太監道:「志清,打賞你的,只要你願意繼續幫我打探消息,後續的好處絕不會少。」

「多謝多謝,小的貪財了!」小太監忙著用牙齒咬咬金元寶,一邊擦拭一邊歡喜地轉身離開,逐漸遠離黑衣人的視線。

黑衣人抬首望向天空的繁星,自言自語道:「楊林氏,不是楊堅想要使詐不遵守約定,妳可沒提過妳孫女的夫婿換了個人啊!如今我只好想法子讓他們做不了夫妻了。」

 

————————————————————-

【約四年前】

豔陽高照、雲朗風清。

天女楊林氏杵著一根柺杖艱難地行走,眼盲的缺陷絲毫阻擋不了她前進的意願。此刻她緩步走出周國長安城外一處荒廢已久的破廟,似乎要迎接什麼人的來到。

片刻,一隻五色鳥從空緩緩靈巧落下,停在她一襲黑色斗篷的窄肩上,不遠處一匹馬兒被疆繩猛力拉扯,煞然而止的嘶啼聲幾乎是同時發出,馬上的男人用手掌拍了拍衣擺,瀟灑躍下馬,追隨著眼角餘光撇見鳥兒疾翔的方向,大步邁去。

「楊堅,你終於來了,老身等了你好久!」楊林氏眼盲不能視物,卻準確無比地迎著楊堅走來的方向,堅定地說道。

「多年不見,別來無恙?前輩料事如神,在下城郊一遊,靈鳥旋至,以這般方式找楊某人,可是有什麼要事?」楊堅摸著他濃黑的一道鬍鬚,嘴角含笑,眼露慧詰。

「外面風大,進去談吧!」楊林氏面無表情回應,她同時在原地敲了幾下拐杖,轉過身,領著楊堅走入破廟之中。

因為眼盲,她的步伐並不敏捷,心底卻是清明如鏡,連眼前的幾根樹枝、廟前的高大門檻也未能撼動她身軀半分。楊堅看在眼裡,心中猜測其可能來意,默默做了盤算。

「白山村已經遷村,我長久的責任也已盡,從此村民應該依靠他們自己的力量融入人群、延續血脈,天女傳說將永成神話。」楊林氏以拐杖試探,挑了處靠近樑柱的位子,站定身子後徐徐說道:「本來老身孱弱老邁的軀殼該默默等待死亡,但血緣至親讓人怎麼也放不下心,接下來僅剩的殘餘時日,老身決定要為自己的孫女做點事,還望楊大將軍助我一臂之力。」

「楊堅乃一凡夫俗子,該如何相助神族天女?更何況妳我十餘年前已斷絕往來,在下又為何要出手幫助前輩?」楊堅望著楊林氏黑色的削瘦側影,語聲極其謹慎冷靜。

「呵!果真世態炎涼!」楊林氏輕輕擺了擺頭,冷笑一聲,又再說道:「若老身說,能卜卦助將軍一見未來統一天下大事,同時為你效力以趨吉避凶,這交易是否划算?」

楊堅聞言心中大喜,傳言得天女者,得天下,楊林氏可是如假包真的天女,她願主動效命,這是否意味著,自己便是未來能統一天下的霸者?

「這交易當然划算!說吧!晚輩能幫你什麼?」楊堅的歡喜溢於言表,他熱絡地走上前扶住楊林氏的手臂,擇了一處還算乾淨的乾草堆,讓她坐下休息。

「那無爪鳳凰蘭陵王因緣際會避開了早死,卻會為周旁的人帶來更多苦難。不瞞你說,我的孫女便是蘭陵王妃楊雪舞,不到三年,她將會因無爪鳳凰棲息之代價,代替蘭陵王走向死亡……」楊林氏剛從鄴城一路風塵僕僕而來,她在那兒與雪舞斷絕了祖孫情誼,此刻再度提起雪舞的事,心痛可想而知。「但這是她的劫數、她的選擇,當她拒絕和我一起離開鄴城,我便明白再也無法阻止所有的命運,只能答應讓她待在那男人身邊,甚至鼓勵她守護著蘭陵王。」

楊堅微微抿唇,默默聽著這一切,想來,眼前這女人是想要自己救她的孫女一命?

「雪舞註定會死,但我不會讓她死!老身為天女,多年來洩漏多少天機不能計數,甚至為此失去雙目,罪有應得。如今白髮蒼蒼、時日無多,我不在乎再添上逆天一罪、強救雪舞。如果老身逆天救人,老天還不怒到立即把我帶走,楊林氏當為你楊將軍卜卦謀事,直至老天再也怒不可抑,帶走我苟延殘喘一條老命。」楊林氏越說越激動,殘廟的破洞在她臉上映下幾道陽光的印子,掩不去她心中決定以死換得一線生機的激昂神態。

楊堅明白了她的意圖,也能接受這筆買賣,卻對她的「逆天救人」之言不甚明瞭。「晚輩不了解,前輩要如何救雪舞姑娘一命呢?」

「逆天、轉命、借屍還魂。」楊林氏冷冷地回道。